朱浤源的《槍殺總統?》一書出版在即。我對此書內容,因為還沒讀過,尚無法做出什麼評論。不過我在《文茜小妹大》節目中聽到一段插曲,倒讓我印象頗深。

朱教授此書一出,可以想見許多執政黨人及支持民眾一定會將他貼上「泛藍學者」標籤,而事實上許多人早已經開始對那「關鍵的十分鐘」大發駁斥之論,開始作「系統性的消毒工作」。可吊詭的是,當時朱教授向國民黨部蒐集槍擊事件資料時,卻吃了閉門羹,反而他在台南高雄一帶進行調查時,受到當地泛綠的基層民眾相當的歡迎。說來我對國民黨已經不抱希望了,一個沒有堅持、沒有理想,只忙著分食僅剩的資源利益的政黨,實在不值得讓廣大人民去支持。從這小事即可看出,民間充滿了許多想探求真相的知識份子,國民黨不但沒有大開方便之門,反而打了回票。我實在納悶,這樣的反對黨要來何用?有人這樣不計代價的想追求槍擊案的真相,對國民黨來說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事情──更何況作調查的學者還曾經是連戰的學生──可我不知道國民黨在拒絕什麼,難道它們是如此偏私,聯想幫助他們的人都摒於門外?還是他們已經跟執政黨秘密交易,用個人的好處來交換這個問題重重的槍擊事件不加理會,讓台灣永遠承受這個不名譽的陰影?

我雖憎惡執政黨,但這並不代表我就能苟同在野黨的一些作為。我也很想去支持國民黨成為強有力的在野黨,可惜我不是忠黨愛國的創黨先烈,沒有如此高潔的情操;更不是諸葛孔明,無力去扶阿斗。今日的泛藍如此,我看也很難等到他們自立自強了。悲哉!台灣有一個寡廉鮮恥的執政黨,一個自甘墮落的在野黨,前途晦暗,恐遇懸崖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