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副總統在舊金山發表談話,希望將國名正名為「台灣中華民國」,傳回國內,引起一陣熱烈的討論。有關這個國名的討論,在其他的報台諒必已經多有著墨。我僅粗略地以為,這不過是民進黨抱「中華民國」大腿的另一伎倆。「台灣中華民國」非呂副總統首創,早在李登輝卸下國民黨主席之後所出的書中,就已經提到想改國號為「台灣中華民國」,陳水扁也在他的「總統就職演說」中提到「台灣中華民國」一詞。「中華民國」已然成為民進黨政府的擋箭牌,掩護政客的私人利益,方便達陣。呂秀蓮一句「台灣中華民國」,也許正是計畫之中。

獨派的人顯然很不滿意有個刺目的「中華民國」在那裡,不僅台聯有所批評,就連台視的《謝志偉嗆聲》,也悲情地打上「台灣,你的名字是無名氏!」的標題。我還以為我是巴勒斯坦的阿裔難民,沒有國家,流離在世界各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台灣中華民國」其實不是我想討論的重點,相較於大家把重點都放在「中華民國」上面,我對這「台灣」二字可是很有意見。台灣成為泛綠陣營最重要的政治訴求已行之有年。可是泛綠卻彷彿忘記了他們在喊「台灣人民站起來」的同時,海峽另一邊金門和馬祖,就像個棄嬰一般無人聞問。台灣人過慣了平適安逸的生活,忘記了還有兩個小小的島群,為台灣擋了幾十年的砲彈,忘記了他們活生生的苦難。曾經他們是國共交戰下最為慘重的戰地,如今他們是被「大台灣主義」摒棄的可憐孤兒。五十年的歲月,不啻是他們歷史最難卒讀的一章。

那些鼓吹台獨的論述者用起「台澎金馬」毫不臉紅,滿心以為金馬已然、或必然是「大台灣」的一部分。他們眾口爍爍,大聲疾呼「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好奇想問:「金門馬祖難道就是台灣的一部分嗎?」澎湖不幸在馬關條約中連台灣一起被割讓給日本,至此淪為台灣的「屬島」。可是金門馬祖向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是今天在台灣的行政編制,也跟「台灣省」無關。我不知道要推動台獨的那些人到底要如何處置金馬兩地,是頑固地把他們劃歸「台灣共和國」,然後再等著被中共軍事佔領;還是雙手奉還大陸,枉顧過去替台灣擋子彈(那真的是替台灣擋子彈)的斑斑血淚。如果台灣的名字是「無名氏」,金門馬祖啊,你們的名字又是什麼呢?

所以,與其要如此仰人鼻息(而且對方還不當一回事),我也應和陳文茜所言,金馬人不如就「公投制憲」,宣布獨立吧。如果那個中華民國的「總統」還在那裡盤計著怎麼台獨的話,金馬人何必成為何必成為「台獨沙文主義」的犧牲品?如果不甘願變成共產中國,用公投來獨立,不也是一個辦法嗎?這可是「台灣人」想出的好點子啊!

嗯,「金門共和國」既可用高梁酒、古蹟和戰爭遺址賺取大量外匯,更可以和中共及台灣談判,從中套取外交上的利益,還能夠光明正大的入主聯合國。比起那個又沙豬又懦弱的「台灣共和國」泡沫,簡直好的太多。金馬民眾啊,你們要加油啊,我正等著你們發的護照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