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台辦發表了一個聲明,囿於心中早有定見,在此我不想對這個聲明做出任何的評論。我反而想針對兩件事情提出一點看法,一是泛綠的談話節目對國台辦聲明的反應,一是泛藍陣營在現下台灣政壇上的處境。

針對這篇媒體普遍以「措詞強硬」來形容的國台辦發言,我是以十分嚴肅的心情來對待。畢竟自凱利的發言開始,美中台三邊關係的緊張基本上已經完全浮出檯面了。然而臺海兩岸的情勢如此危急,民進黨及其泛綠人士的心態是如何呢?我在《謝志偉嗆聲》的節目當中,看到了一個我以為十分驚駭的態度。

他們首先為這個談話定調,認為這是國台辦「例行的談話」,是為了要「對中共國內的鷹派人士交代」,隨即抨擊中時、聯合兩報對這次聲明大幅度的報導,「違反過去的常態」。國台辦在這幾次總統就職之前都有發表聲明,這是事實,但可不可以輕易定位為「對中共鷹派人士的交代」,則大有問題。不過國台辦的發言對謝志偉而言只是個引子,他們真正要談的是「中時、聯合為什麼要大幅度報導」」、「馬英九等國親人士為什麼不參加總統就職大典」,對此大加非議。前者其實就是在明喻「統派媒體利用中共來威嚇台灣人民」,中時、聯合的大幅度報導,是小題大作、唯恐天下不亂的茲事者;好的媒體要像自由時報那樣,對這一類的新聞以「輕薄短小」的方式來處理,讓台灣人民「幾乎感覺不到中國的威脅」。而後者的立論就更有趣了,他說中共的聲明和連宋等人不參加總統就職典禮「哪件事情比較嚴重呢」。原來中共欲要攻打台灣的暗示沒有比成全陳水扁去弄一個「族群大團結」的節目來的重要;全台灣人民的性命,不如陳水扁手中所握有的權力。

我這樣的說法是過分簡化了些,也許扭曲了謝志偉節目中所說的意涵。但我們不都活在一個「簡化而扭曲」的概念底下嗎?這幾天幾乎所有泛綠的政治人物,都要我們「放下對立」,一同來「慶祝」這個「國家的大典」,電視的廣告也不停的強力播放,務要大家「攜手合作、努力向前」。可是我要怎麼合作?一個問題重重的總統大選,一個汙點斑斑的總統當選人,他不設法用司法、用刑事偵查去證明自己的清白,反要我來「忘掉這一切」,只為了要擁護他後面四年的權位?有誰看過德國政府要求猶太人去忘掉二次大戰納粹對他們的種種迫害,要他們「放下過去、放眼向前」呢?陳水扁卻要我去忽略這場選舉的種種問題和疑點,「相忍為國」來成全他,成全他身邊一群因著他「得道」的高官權貴們。而台灣也真的能讓這種論述成立,無論這種論述看起來多麼荒謬扭曲。我彷彿看到毛澤東,那個幾億人民心中的「紅太陽」,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總統府,緩緩的升起。

面對台灣這樣的情況,我想接續討論國民黨及其泛藍陣營眼下的處境。反對陳水扁的聲浪很大,僅從三二○到四一○就可以看的很明顯。然而國民黨作為反對力量的帶領者,不僅無法帶領這群人進一步建構起在野力量的發聲,反而開始衰弱,陷入黨內爭辯的內耗,甚至國親兩黨正在打「選舉無效」及「當選無效」官司的同時,國民黨內居然有人說要「承認敗選」,如此懦弱鄉愿的在野,幾成為陳水扁的家臣。與其說是顧全台灣島內的和平與安定,倒不如說是少數人害怕自己選區內選民的不滿,因著自己選舉上的利益而提出來的「建言」。而這樣子的一個國民黨,在「內憂外患」的不斷夾擊下,沒有辦法協調出一個主軸觀點,沒有辦法提供一套論述,就連因著選舉不公而提出的訴訟,還被自己的同志給反咬一口,自願站到執政黨的立場來滅自己威風。這樣的在野黨,還值不值得讓台灣人民信賴,成為一個制衡執政黨的力量?

有些分析認為,兩岸發生軍事衝突的情勢固然十分緊張,但是中共會觀察台灣立法委員的選舉結果,台灣的泛藍陣營能不能在國會拿到多數席次,持續他們在立法院的僅剩的制衡能力,換言之,泛藍陣營的立委選舉結果是影響中共對台動武的關鍵之一。他們有沒有這樣的自覺呢?對於這次的總統敗選,除了正在打的官司以外,黨內幹部們有沒有就反省此次選舉過程,痛定思痛,準備為年底的立委大戰全力以赴、放手一搏呢?國民黨內做了些什麼討論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媒體上看到的是一個只有內鬨、私利、機關算盡的在野黨,辜負了許多支持他們的選民,也讓許多反對民進黨的聲音,再一次對稍稍寄託在國民黨上的希望破滅。難怪許多人急著要建立起第三個政治勢力,無論是之前的泛紫聯盟,或者是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抗議的那些學生,一如美國與中共,我們都對台灣在野陣營的反對力量感到失望。

五月十九日,總統就職的前一天,國民黨和親民黨這兩個「分爨的兄弟」終於宣布合併了。對於許多支持泛藍民眾,這當然是個十分振奮的一刻。只是,國親兩黨選在總統就職前夕宣布此事,是顯示出在野統整改革的決心,還是區區一日新聞的光景,還需要持續的觀察。

2004/5/20 一修於八里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