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的一個親卡達的恐怖組織將一個美國來的技術人員斬首,引起國際的一片譁然。不過,更多的人譴責美國士兵虐待伊拉克的戰俘,有許多人還因此死亡。美國和阿拉伯世界的誤解成為人類的悲劇與一條不可填補的鴻溝,不是因為宗教的不同,不是因為石油的利益,而是更為根本的,對於種族的歧視與仇恨。

很難想像一個堪稱民主典範、強調人權與個人價值的國家,竟然允許自己官兵做出如此泯滅人道的事情。這讓我對於人性產生更多的懷疑,所謂的「普世價值」,是否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我有著深深的感慨。

如果說虐殺戰俘的那些官兵令人不齒,那麼試圖將此事藏匿不報的美國軍方與聯邦政府,就是虐殺那些可憐戰俘的最大共犯。當國家的形象與人命同時擺在美國政府眼前的時候,我看到了美國政府選擇了保全自己的形象,而枉顧在集中營裡慘死的數條冤魂。美國慘忍的舉動終於帶來了報應,在媒體不斷地披露之下,美國政府不僅成為國際批評譴責的對象,更陪上一條無辜的性命。我雖然可以說美國是「罪有應得」,但美國所承受的代價不是只針對布希總統或幾個軍方將領,而是全體的美國國民。布希總統用違法的手段發動了伊拉克戰爭,如今又因為虐囚事件陪上了國際形象與一個美國民眾的生命。這是美國所有公民允許發生的行為嗎?為什麼他們要和布希總統一起承擔這樣的後果?身為一個美國人,看到自己的國家在踐踏要他們所信仰的真理與價值時,會是做何感想?

在這個事件中,有一則報導的小插曲。就是在照片裡污辱戰俘人格、將戰俘當狗一樣蹓的女兵,在家鄉居然受到極大的推崇。這真是不可思議的景象,一個侵害到基本人權,已被扣押的女兵,在她的家鄉卻被視做英雄一般的對待。他家鄉的民眾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那些被虐的戰俘和她對待戰俘的作為,我不禁感到十分的害怕。只因為那些戰俘和自己的立場是敵對的,他們的國家是美國口中的「流氓國家」,是可能包庇恐怖份子的國家,這個國家的人民就可以理所當然地被褫奪所有的人權和尊嚴,可以遭受到連畜生都不如的對待?更恐怖的是,居然有人對這樣的行為採取正面的評價,還加以推崇。人的心智,難道就這麼容易被偏見與仇恨給掩蓋嗎?

人性的殘酷,往往比想像中來的更為可怖。即便是在一個承平富足,有著悠久民主傳統的國家,其人民的表現與態度,跟戰前德國擁戴納粹政府的人民也沒有太大的差別。如果沒有美英的記者將這些事情報導出來,我們又怎會知道在民主制度包裝之下的罪惡,以及那個女兵的家人,和同村里的人的反常心態,對被虐俘虜漠視的慘忍。當布希總統揮舞著「反恐」的大纛,用九一一的不幸說服美國人民去支持他發動一個並不正當的戰爭,除了換到了布希總統的聲望外,美國和其他國家從這場戰爭中得到了什麼?而如今,這個蠻橫的戰勝國又縱容自己的士兵去凌虐污辱戰敗國的子民,甚至致死。公義的彰顯在哪裡?身為一個巨大洪流裡的微沙,我只能夠無聲的嘆息。

2004/5/16 初稿於八里
2004/5/17 一修於八里
2004/5/18 二修於八里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