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計程車司機開車去撞行政機關與監理機關以前,作為一個無車族,看著許多汽車囂張的作為,總是讓我一肚子氣。所以有關交通罰則,我都巴不得可以讓駕駛人罰多一點,既然「治亂世用重典」,面對台灣低劣的交通文化,實在有必要用嚴厲的手段讓那些不服管教的汽車駕駛安分檢點,還給弱勢的行人一個安全行走的空間。

但短短的三年,這種「亂世重典」竟變成人人唾罵的苛政,我想政府實在有必要好好檢討,如果扁政府上台前和上台後,這種緊迫盯人和從重量刑的懲罰制度未曾改變,那真正改變的是什麼?警察為了帳面上漂亮的數字,和汽車駕駛玩起「躲貓貓」的遊戲,互相比心機;監理機關為求能有效遏止,故意加重罰金,這些或許都不是這一年兩年的事情。但受害最深的計程車司機隱忍了這麼久,原本還可以咬緊牙關苦撐的他們,是因為什麼樣子的理由,使他們變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並要以如此激動的方式讓社會大眾知道?

也許,台灣民眾的守法程度實在有待加強,樣闖紅綠燈、違規左轉、不戴安全帽等這類違法情事就沒有什麼辯駁的餘地(然而,碰上SARS這種情形,前去支援的醫護人員能否有像救護車那樣的特權,就要看當局是怎麼決定的了)。不過,像為求乘客方便,而在畫紅線的地方臨時停車的司機,或是為了糊口,即便有被開單的風險也要超載的運將大哥,我們的執法人員,是不是也能「愍其可憐」而加以通融?難道台灣民眾如此頑劣不堪,不能採取柔性勸導,而竟輒以罰單伺候。當成日有公務車接送,沒有罰單困擾的政府高層官員,事不關己的批評民眾的守法程度時,能否也順便檢討,何以三年下來,政府的作為,讓這些運將寧願甘冒被開單的風險去賺這些「血汗錢」。而不是好以整暇去在用不著觸法的乘客。

計程車載不到客人,真是政府的過錯嗎?這個答案極有可能是肯定的。三年的慘澹經濟,讓許多即便是手頭還算闊綽的人,都得想辦法縮衣節食了──天知道台灣的經濟還會慘澹多久。如此景況,又有多少人掏的出腰包去搭起跳就要70元的計程車呢?雖然那些人模人樣的高級政務官總是覺得他們沒有責任,但很不幸的這些人往往要負起最大的責任。

只是,即便最高行政機關和最高監理機關都遭到駕駛人員自殺撞車的衝擊之後,我們的高層仍絲毫沒有覺醒,仍舊汲汲於明年大選後的權力佈局。遇到這樣子的政府,我們真的只能自求多福而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