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難道是惡魔?何以我們都在做著惡魔的行徑?

真是令人驚駭,台灣似乎充斥著許多惡魔的化身,他們的存在,讓台灣陷入如此萬劫不復的境地。

萬劫不復,對我而言,這在之前也許只是一個一個不好的形容,但如今,這一「不好的形容」正在現實社會中上演,並極有可能就「萬劫不復」掉了。

有人檢討,台灣的醫療院所,囿於經濟因素,即使是當前這種十分緊急的時刻,仍吝於「不計成本」的大量訂購口罩、防護衣等。由於健保體系的緣由,讓濟世救民的醫院變成攫取利潤的商業機構,醫治拯救這些飽受病毒侵害之苦的民眾,甚至保障醫護人員的性命安全,都在醫院管理者的商業考量下被犧牲了。於是乎,台灣的醫生成了商人,商人成了政客,而政客成了惡魔,讓台灣成了惡魔的島嶼,惡魔的天下。

可是,是誰讓惡魔統治我們的?是我們自己,是台灣人民自己的決定。陳文茜提出一個問題:我們台灣人民所要的政治人物,到底是我們所喜愛的政治人物,還是對國家有益的政治人物?我們被政治人物的魅力所迷惑,被他們的語言所鼓動,對他們治國能力以外的瑣細雜事極感興趣,於是,我們放任一個台灣的「惠帝」,或「愍帝」、或「哀帝」,在那裡視國家神器為玩物。而當被問及人民疾苦時,他則回答說:「何不食肉糜?」台灣不是1911年以前那個帝制的威權皇朝,不是1949年以前那個充滿內憂外患的腐敗國民黨政權,更不是如今中南海麾下的一省。然而住在台灣的人民,卻享受不到一個民主國家所帶給人民應有的保障與信賴,我們只看到彷彿國家將滅亡前的妖孽橫行,或者是我說的惡魔。惡魔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他們看起來就是那樣的和藹可親、溫文儒雅,讓人沒有防備、沒有警戒,甚至還去相信、去喜愛他們,可是他們卻鑄下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怖錯誤,讓我們第一線的醫療院所拿到政府所供給的粗製濫造、不合規定的防護衣,讓台灣蒙受國際的恥辱,使台灣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在新政府甫上任不久,由於政府引發諸多弊端,讓台灣曾經有過一陣倒閣之聲,揚言將台灣新就任的生嫩總統拉下台,但終不能成事。若以今之眼光來看,當初看似過激的舉動,卻是如今我所求之甚甚的。對政治的批評,我總覺得人民應該不遺餘力。我們既為此番下場的元兇,我們就必須擔負責任,把已經頹靡的台灣給重新提振起來。即便我們的政府是一群不受教的惡魔,我們也不能使台灣因此而滅亡。不可否認的,還是有很多台灣人對此不聞不問,或者自私自利,或者以為與我無干,我總以為這是另一種活在台灣的惡魔,他們以分化或漠視,來對台灣造成更大的傷害。雖然這樣的批判不免失之過嚴,但我也覺得我的作為是個惡魔,因為我也不聞不問,也曾危言聳聽,甚至面對馬偕醫院那為周姓醫師的遭遇,充滿著忿怒和不屑,卻不曾感同身受地去體諒他的痛苦與不幸。

我也是惡魔。要讓自己的行為合乎社會規範很容易,但要時時站在別人立場替別人去設想,卻很困難。我們的政府沒有人性,我也要讓自己失去人性嗎?我如此懺悔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