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政府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個號稱自由民主的社會,竟要與一個無能遲緩的政府畫上等號?難道台灣的人民素質,只能選出一群尸位素餐、懦弱無能、不知不覺、是人民為草芥的政府?

如果在這以前,政府的作為是讓台灣成為某一群資本家的天堂樂園,那如今面對傳染病的遲鈍與輕忽,則是企圖讓全台灣,無論貧富、不管權位高低、是否為既得利益者,都不可避免地遭受到病毒的威脅。敷衍塞責的政府,加上一群為求自身活命,不擇手段的人民,台灣所遇上的問題,又豈是SARS疫情如此單純?

實在不幸,一直以來,鄰近的新加坡,都是台灣拿來比較的對象。也許幾年以前,我們還可以頗自豪的說「台灣擁有新加坡沒有的人身自由」。但爆發的SARS疫情,卻讓我們沉痛的感受到,一個行政效率高、規劃政策詳盡的政府,在面臨如此危急存亡之秋,的確比只會在電視機裡面走來走去的台灣官員來的可靠的多。如果所謂的自由是道聽塗說、散佈謠言、搧風點火的權利的話,我們可不可以拿這些「權利」去換取可以保障我們性命安全的行政效率與正確決斷?

是的,咱們「大有為」的政府,無視民眾內心的恐懼,無視前線醫護人員的窘危,無視台灣社會的崩潰可能,帶著昂貴的口罩,端坐在有空調的房間裡,官腔官調地粉飾太平。也讓台灣原本引以自傲的民主自由,蒙上了一層官員無能的陰影。原來台灣的自由民主,注定就是一群無能怕事的駝鳥官僚來主持大局;而相對不自由、不民主的新加坡,卻永遠有一群清廉、高素質、高效率、富遠見的官員來帶領。SARS的出現,只是讓我們認清事實,擁有這種下里巴人、膚淺而民粹的民主自由,是不能確保台灣永遠的富強下去的。

我真的是希望,台灣的政府有一天能夠醒悟。太平盛世的舒緩齊氣,一旦遭遇危變,往往不堪一擊。台灣已經承受了如此多慘痛的教訓了,何以當政者仍絲毫不知悔改?錢財若是身外之物,那如此性命交關之刻,那些廟堂之上、西裝革履的政府官員,為何還可以如此是不關己,一副漠然狀?還是他們除了乾著急以外,什麼都不會?以他們的能力,只能消極的去應付社會所發生的買不到口罩問題,而無法前瞻地替民眾規劃出一套讓我們安心的機制?還是,他們真的是一群怕事的,互相推諉的縮頭烏龜?

此時此刻,也許台灣,真的只能祈求上蒼憐憫。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