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Gidon Kremer在1980年錄製的巴哈小提琴無伴奏奏鳴曲,總讓我感到心煩意亂。這也許是有我主觀心理的因素在裡面吧。

巴哈向來是我所鍾愛的音樂家之一,對我而言,他的音樂可以讓我在工作的時候,既不會干擾我工作時的情形,也能夠適時的欣賞他優美的樂音。不過也許是最近總在情緒比較低潮的時候聽這張「富有感情」的小提琴無伴奏,所以對音樂的反應也比較敏感吧。

一個星期擠出兩個報告,有時候心理狀態是不堪負荷的。尤其是當自己不得不面對密密麻麻的英文資料,硬著頭皮一字一字查下去的同時,卻又面臨報告臨在眼前的巨大壓力,我所看到的每個字彷彿歷歷在目,腦袋卻又空空如也!

也許物極必反,所以我去書店竟開始買起漫畫書來了。漫畫書再怎樣也是圖片,必起文字(尤其是外國文字),還是容易消化的多。當然,既是要花錢下去買,也不能買那些沒有深度或沒有達到娛樂效果的漫畫,所以我對漫畫的取捨亦漸漸變的嚴厲起來了。有些漫畫雖不像一些大部頭書那樣艱澀難懂,令人望之生懼,但卻也不乏值得回味再三的內容,而且透過畫家圖象的表達,比起文字,有時更能忠實的將情境植入自己的心中。台灣還是將漫畫當作「兒童讀物」看待,但對於漫畫工業發達的日本,看漫畫的年齡早就沒有限制了。拜日本環境所賜,即便台灣沒有那種蓬勃的漫畫發展,但透過翻譯,我們也能看到這些內容深刻、發人省思的漫畫作品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