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了,伴隨著我的生日的遠去,正式邁向20歲的光陰。感覺上20歲是很神聖的一年,日本人用「hatachi」來稱呼這個年齡,而不是用一般漢字念法的「nijusai」,彷彿象徵著從這一年開始,就要成為大人了。不過相對於日本煞有其事的舉行成人禮,台灣在這方面似乎是淡薄許多。

而面對這特殊的一日,我在這一日卻是過的不甚了了。想來我並不是很喜歡呼朋引伴的人,內向的個性讓我很習慣孤獨一人。但也許是因為某人的慫恿吧,我卻在去年年底便開始期待今年元旦的來臨,可以有一群人熱熱鬧鬧替我慶生,過我從沒過過的生日。

只是事與願違,在一切事情完全不若我想像的情況下,今年的生日其實過的有點悶。也許我一個人待在宿舍,看著人家寄給我的短訊,到蛋糕店買個小小蛋糕吃一吃就好了,沒有必要浪費車錢、四處奔波、外加心情鬱悶。或許我就是這麼不討喜的人吧。在電子佈告欄和發報台的留言板留下很哀怨的內容,就連打上「新年快樂」四個字,我都覺得好像是勉強擠出來的微笑一樣,讓我感到相當的不堪。然後到處提醒別人我今天生日,彷彿我存有什麼意圖。我居然可以在這種一般認定為令人高興的情節(新年+生日)想到「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這種句子來形容我的心境。我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嗎?還是一種追憶似水年華般的焦慮?總之我必須要看淡,畢竟我也讓人不好過。我縱然可以當情緒垃圾桶,但當我倒情緒垃圾給別人時,很多人是招架不住的。我理當要知足才對,好歹我還值得讓人麼覺得愧疚,我應該要知足。

我既是如此缺乏社會經驗,我也缺乏對人情冷暖的洞悉力,在這個爾虞我詐的社會,我應該要在這個神聖的20歲開始認清現實。現實往往讓人不得不低頭,即便我不願意像這個噁心生蛆的現實妥協(其實蛆是好東西,拿牠來形容我們所處的「現實」太對不起牠了),但我還是要嘗試,甘心冒著「沒品、沒格、沒種、沒骨氣」的危險。

20歲,應該要脫離幻想了。早在18歲過的時候殺人就要判死刑了,20歲之後處罰擴張到民事刑責,可能會有信用破產危機,違反著作權法,涉及背信、偽造文書等等罪名…嗯嗯,有些茲事體大了。不過看著可愛的ARONZO筆記本,我的心中,還是揚起一圈圈幸福的漣漪。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