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 Live Spaces

夢時代,楊雅淇個展。陽明大學布查藝術中心,六月十四日至七月七日

作藝術評論,對我而言,最困難莫過於寫和自己相熟的人。此間有兩個難處,一個是面對寫的對象,是要批評還是要稱讚?批評恐會帶來友誼之間的裂痕,但稱讚又怕流於無謂的錦上添花。另一個則是面對其他的讀者,若知道其中關係,稱讚的話恐就無意義可言。

尋常藝術家,其實也看不起學美術史的人,即便自己的腦子裡也不見得有裝東西,仍覺得我們不會畫,又不會看(台灣著實訓練出一些只靠文獻就能寫「美術」史的學者),毫無條件品評他們的「藝術結晶」,相當輕之鄙之。有友人不棄,我可以寫上幾言,竟是難得了。

而且自從接觸美術史日久,對於作品中的美的感知愈發薄弱。看到一些經典作品在我面前時,我都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作品之美而感動,還是看到真蹟而感動。尤其不幸的是,我的身邊充斥著連看到真蹟也毫無所覺的美術史研究生,「近墨者黑」,我就是想嘲笑他們「不會看畫」都不敢那麼堂皇了。

不小心扯了太多廢言,理當要好好介紹一下這位認識快要十年的老同學作品。之前我也寫過,但僅寥寥幾句(但就是專文,好像也比寥寥幾句多不了多少),並不無批評。這次因為展覽之故,她做了新的作品,風格與之前迥異。最明顯的地方,是她用了非常鮮艷還帶光澤的布料作為畫布,用此來畫膠彩。

她所用的布,讓我相當激賞──光是畫布就可以打破所謂「水墨」、「膠彩」或「國畫」的科別藩籬。但布料本身特色太過於強烈,要如何駕馭就顯得相當重要。我不得不說,相較於布料帶來非常驚艷的效果,畫作反而變得薄弱,讓布料反客為主。雖然這是她在作畫過程中的選擇,但我還是認為必須要增加畫面上強度,好與材質本身抗衡。

但用色上,我認為她有很好的進步。她用了許多鄰近的色系來表現出層次感,而且不是大塊大塊的原色。使用原色作畫不是不好,但不小心就會變得非常村俗,而且單調。雖然她用了鮮艷的顏色,比如桃紅,但是並不俗氣,她用細膩的構圖及色調來協調,反而相當雅緻。

整體而論,我喜歡她細筆的作品,無盡的想像力不會稍微變少,反而因為細筆耗工而更用心經營,她在材料上的要求也可以有相當的呈現。平素在看這類作品,一般人很難會去看出材料本身對作品的重要性。他受到主修老師的影響,非常注意筆、墨、紙、硯、顏料等的選擇。我們以為古代文人對文房四寶的挑剔只是在追求審美趣味,如果是把硯台刻成葫蘆的樣子,或是筆管一定要湘妃竹,的確只是著重裝飾。但講究用狸毛筆、松煙墨、澄心紙、歙硯等等之類,常常是真的有其必要。如寫小楷千字文,總不能拿著像烤肉刷一般大的筆來寫,而且筆鋒要收攏,不能叉開。好一點的,原子筆般細長也得三五百元,要好的還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絕非隨便說說的。

但她的粗筆作品,則仍可看出稚嫩之處,用筆火侯還不到,感覺很鬆散。尋常人可能會覺得信筆草草比較簡單,工細的比較難,其實是相反。「勤能補拙」,畫隻貓一根一根毛這樣畫,雖然花的時間久,但細線比較看不出來線條的力道,光是貓毛就可以懾人眼目好一陣子了。可是要幾筆就畫出一隻貓,還要形體正確、富有動感、線條流暢有力,這就需要相當的功力了。雅淇的粗筆,在線條上仍有需要加強的地方,這是我覺得不足的。

練習線條,好像也沒有什麼捷徑,甚至沒有什麼陳規可以照著作。若要跟以前一樣,拚命去摹畫譜,我也覺得這是事倍功半的方式,不足以效法。之前大學時上一門「抽象素描」,老師首先就要我們觀察自然樹木的枝幹,畫出有力量的線條。「師法自然」對大一新生,固然會感到很迷惘,但我發現這其實是比較好的方式,不會落入以前陳習舊規的俗套裡面。

PS. 畫分粗筆細筆,這是最近上到沈周,沈周的作品有「粗沈」、「細沈」之別,連帶他的弟子文徵明也有「粗文」、「細文」之分。所以我後來看雅淇的作品,也逕以粗細分,不妨稱「粗楊」、「細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