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趙佶(宋徽宗),《溪山秋色》圖,本圖片版權為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有

最近故宮的「大觀─北宋書畫汝窯宋版圖書特展」正在展覽中。這檔展覽,我真是望穿秋水,原因無他,這個大展本來是為了慶祝八十院慶而籌畫的,然而同樣慶祝八十院慶的北京故宮,已經在二○○五年展過了,就可以知道台北故宮拖延了多久。

不過,展覽本身,自不會使人失望。這當然不是故宮的能耐有多好,純粹是因為他們的展品實在是匯集一代之精華,美件作品都是經典中的經典,往常這些作品,一年難得拿出幾件,如今一起展出,簡直空前絕後,幾乎不會再有了。基於此點,我很希望大家至少能夠去看一次,就是什麼都不懂,走馬看花也好。能看到蘇軾、黃庭堅、米芾、徽宗等人的字畫真跡,也算無憾了。

不過,即便院內名品盡出,仍有遺珠之憾。藏於他處的自不待言,其實院內藏品,也不是全都有拿出來,比如傳宋徽宗的《溪山秋色》圖便是其中一幅。何以此幅未展?我想有很大原因,在於這張「妾身未明」。這張據我前文所云,不論風格,僅就章款來看,比較有定年價值的即是明代初期所鈐的「典禮紀察司」印半印和徽宗的花押及「御書」印。由於徽宗之收藏成為後世認定宋以前作品非常重要的依據,偽印偽款自然應運而生,這張畫的徽宗印也引起懷疑。然而司印半印因為是明代宮中點收元代宮廷的舊藏而鈐的章,所以下限不會晚於元代。

也因此,當此畫回到風格分析時,便有北宋末到元的極大落差。除鈴木敬認為次畫是元人的拙劣作品以外,亦有認為是南宋或金的作品,故宮本身則一直將其視作北宋自大幅山水畫過渡到小景畫的一張作品。然而,此次展覽無緣得見,非常可惜。

並不是說爭議大的作品故宮就不展。之前引起藝術史界莫大爭論的《溪岸圖》,故宮反而特地從大都會博物館商借來台灣,這張畫一說是五代董元的真跡,一說是張大千的仿作,年代差距更大,而且各說各話,毫無共識。故宮此番行徑,當然有想藉此畫拉抬人氣,吸引門道內的人來看展,不過此番展出,恐也有替《溪岸圖》背書之譏,此為後話。

單論作品,我自己是很喜歡的。雖說多數人認為畫中層層疊疊,如陷雲霧的山頭頗為拙劣,但我尤喜愛那些山頭。比起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它顯得不那麼逼人,又比起郭熙的《早春》圖,則更為纖細。此畫的空間處理非常細緻,除了用蜿蜒水路暗示空間處理的深入之外,重霧籠罩、逐步隱去的樹林樓閣亦描寫得非常仔細,實在是技巧極好的作品。不過山的部分,由於山頭分散,沒有明確的距離關係,致使分不清遠近,似是各城區塊、各自為政。這興許是視其非北宋畫的依據,我們目前仍相信,宋代山水是竭力想表現出空間感和立體感的,所以「三遠」之說才會在郭熙集大成。


《溪山秋色》圖部分

上述之言,不求所有看的人都能理解,有一二人能略能從其中嗅到一點點看畫的興味,便足矣。總而言之,宋代大展,權充是附庸風雅,去故作姿態亦可,至少不要外國人問及台北故宮有些什麼寶物時,只說得出「翠玉白菜」,好歹知道一下「鎮館三寶」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