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者田邊勝美的文章〈赫拉克利斯神與鬱金香花冠─希臘大夏王朝的東西文化交流〉中,於文後的「注一」處,對中國古代文獻中所見的「鬱金香」名稱作一番考證。其實早在廿世紀初期,勞佛(Berthold Laufer)在其經典著作《中國伊朗編》中即討論到這個問題,于景讓也曾對「鬱金香」這個名稱作過一番考證。相較於之前學者傾向把古代文獻的「鬱金香」解為番紅花,田邊卻有意挑戰這種理論,認為古代中國人已經位於今日大家所熟知的鬱金香(tulipa)有某種程度的認識。不過田邊此文旨在討論中亞地區所出現的鬱金香圖像,對中國的「鬱金香」名稱探索,可謂未竟之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