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便利商店稍微看了一下各報頭條,自由時報,毫不意外的,頭版標語上寫著「蕭萬長證實 繳25萬美元會費」。

好吧,有人眼紅蕭萬長備受禮遇,說他的禮遇是買來的,說他拿台胞證,說他甘心被矮化,說大陸商務部新聞稿裡僅兩小時壽命的「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台灣本來就有一群人只要面子不要裡子,偏偏他們又是愛鬧的一群,彷彿全台灣有嘴巴的只剩下他們了。但何以電視新聞也跟他們的口吻一搭一唱呢?初期可能受制於政府大把廣告費用,後來就應當是自己墮落掉了。難怪我之前看到鳳凰台的時候如此高興。

博鰲論壇的結果仍是有值得討論之處,唯絕非無聊的意識形態爭論。蕭萬長在博鰲直接向中資提供十二項建設的計畫案,商務部長亦表達非常樂於讓中資前去投資的態度。但開放中資是「馬上」可以做的事情嗎?需要多久的時間?是多大的規模、有多少項目、用如何的形式?比如採用BOT案,台灣有過極糟的經驗,最後幾乎淪落到政府出錢讓當初允諾出錢的公司賺的境地,變相掏空國庫。我們表面上看到的是中資挾帶大量資金投資台灣,會不會到最後我們的納稅錢反成為他們的囊中物?相關法案有因為幾次BOT的重大疏失而修正,以確保我們的稅金可以花在刀口上嗎?我可否聽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另一方面,馬英九的「愛台十二建設」中,有什麼是可以「投資」的?防洪治水、下水道鋪設、造林等很明顯不是有「商機」的事情。至於高雄自由貿易港、台中亞太海空運運籌中心、桃園國際航空城等,其中有些其實有硬體,只是缺乏配套的開放政策,有些則很可能與大陸沿岸都市相衝突,勢必造成競爭。若中共發現到中資入台宛如拿自己的錢砸自己的腳,要求中資撤資,馬蕭面對對岸不確定的內部政治因素,要如何自處?在有硬體設施的情況下再行「投資」,投資的內容是什麼?會不會出現無用的多餘建設,宛如大陸某些地區興建大而無當的機場港口那樣?

「愛台十二建設」中的「全島便捷交通網」我尤其敏感,讓我想起恐怖的蘇花高計畫。也許馬對花東的計畫比較著重在改善鐵路和發展海運,但這很難保證,在有大量資金後盾的情況下,建高速公路是否又會成為推行政策?我倒寧願他們投資市區運輸,像輕軌還是捷運的。比如機場捷運,我並不介意由私人企業去興建經營,若能付出相當金錢換來和香港機場快線那樣的品質與服務,何樂不為?

很可惜,在這次論壇中,蕭萬長與大陸官員及企業家代表的互動中,幾乎看不到博鰲論壇今年的主題「綠色亞洲」的關連性。我甚而害怕,商務部長那些讓台灣企業振奮的言論,根本與「綠色亞洲」背道而馳。馬蕭團隊應該要好好檢討「愛台灣十二建設」的細節,在氣候遭逢巨變、原物料價格高昂、台灣過度開發的種種條件下,應當要有超脫原本興建硬體建設帶動經濟的思維。民間不停提及如北歐諸國、英國創意產業、日本美學輸出、泰國設計之都等觀點時,我認為國民黨要對此予以正視。我的感覺是,即便以前國民黨執政,經濟繁榮的時候,國民黨對此亦付之闕如。

許舜英和安郁茜在《誠品好讀》第86期的〈挑剔之必要、美學之必要〉一文中,我覺得有顯示出一點:台灣應當要從追求物質上的滿足跳到一個新的層面,我相信這是脫離不開整體的社會氛圍的。我希望未來的新政府,縱然無法具前瞻性,至少也能是個可跟上潮流脈動的政府。在這個一心求變的氣氛下,我想這是個極好的契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