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毫無預見之下去了大陸一趟,待了兩週。今年則躊躇滿志,希望可以遠征歐洲。

高中同學在另一間大學拿到教育部獎學金到法國高等美院一年,他已經打算放棄台灣的學位,留在巴黎拿文憑,並不斷慫恿故舊好友到法國遊玩。說去玩很輕巧,可光旅費一件就足以澆熄美好的旅遊綺夢,窮人是與旅遊絕緣的。若窮人妄想可以去歐洲,不得不先淪為金錢的奴隸。是此,雖然假期還有幾天,我還是先回到濕冷的台北,為微薄的時薪奉獻光陰。

另一個希望,則是在年底畢業。畢業前提得擠出兩篇論文,一長一短,短的聽說開學就要生出來,而我現在卻在更新網誌...。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