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史有何可講的?都說中華文化五千年,真要認真研究,恐怕兩三個世紀都研究不完。大體而言,中美史的變遷不脫朝代變遷,只是朝代時期短的會合併討論,比如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在台灣,中美史的研究亦有「偏食」,大體台灣的研究最早在五代,晚到清中葉。不過最近因為拍賣市場蓬勃的關係,對晚清到民初的藝術,研究的人多了起來。為什麼五代以前的藝術發展台灣甚少著墨,有一點重要的原因:五代以前的藝術幾乎要靠挖出來的東西研究,而那些東西,都在大陸。少了第一手資料,自然就少了研究的動力,以台灣的水準,不免有隔靴搔癢之感。

更重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故宮,台灣的中美史研究多侷限在館藏作品的部份。而且奇怪的是,故宮所藏的法書(可以當作學習標準的書法稱法書)及瓷器同樣傲視全球,但研究者也很少。我的猜測是台灣的美術史研究不僅囿於故宮,更囿於歸國學者的背景。由於歐美研究中國美術史,對書法通常避而遠之,連帶教出來的台灣學者,也很少碰觸書法的範圍。至於瓷器,也許是文人遺緒作祟,認為上不了檯面,只是「鑑賞」性質,得有從日本回來的學者帶來學術性的研究,才稍微有上軌道。

中國史前藝術,最重要的有陶器及玉器,在課本有唸到的龍山仰韶紅山之類,就是研究的重心。進入三代(夏商周),最受人注目的即是青銅器,偶爾有少量的金銀器及鐵器,玉器是另一個重點。秦漢美術最有名的當屬兵馬俑,此種墓葬出土的大型軍隊陶俑,不只秦始皇有,大陸目前公開的有五組,只是其他四組名氣不若秦始皇大。

漢代美術,墓葬裡面的繪畫器物是當然的研究對象,以前曾來過台灣的馬王堆可為代表。也許講到「馬王堆」沒幾個人有印象,但說到埋在地底兩千多年,出土時屍體皮膚仍有彈性的利蒼夫人,可能知道的人就多了些。不過美術史關心的不是利蒼夫人如何千年不壞,而是裝著她的五層棺槨,上頭極為迷人的圖案,以及蓋在棺槨上面,畫滿精采圖像的「非衣」。在傳世品不可能有漢代繪畫的狀況下,這些地底挖出來的東西成為我們能直接認識漢代藝術的唯一對象。

魏晉的狀況大抵相似。雖然有幾張傳為東晉顧愷之的作品,像是相當著名的《女史箴圖》,但這些作品明顯不是原作,而是後人的仿摹。因此,要能直接知道魏晉美術的狀況,從墳墓裡發現的東西大概是唯一能保證為當時的,沒有年代的疑慮。

隋唐美術已經可以部分談到目前的傳世品,也就是清宮舊藏或少數收藏家的藏品,比如閻立本、李思訓、張萱、周昉,目前都有作品冠上他們的名字。但這些畫作是否真的就是他們所畫,實在大有問題。中國大陸的研究人員或許基於民族意識,幾乎沒有多加懷疑,就直接認定為原作。但事實上,如今所傳是唐代畫家的作品,應該沒有一件是真跡。但由於唐代有許多墳墓和窖藏(地底倉庫)被發掘出來,裡面豐富的壁畫帶給現代人寶貴的資料,而且新發現的金銀器,其精緻和華麗,就連今天最頂級的歐洲品牌也要相形失色,可見當時高超的技術和皇家奢華的程度。這些美麗的金銀器,更是當時中國和西方往來密切的直接證據,裡頭看到的鬥獸、卷草、曼妙的舞者等形象,都可以看到中亞地區民族,甚至是薩珊帝國的影響。遺憾的是,這種影響在唐滅亡之後,也跟著一起消失,而原先傳進來的花樣,已經消融成為中國傳統的一部分。

五代的北方是爭亂不斷的時期,最有名的就是獻出燕雲十六州向遼示好的兒皇帝石敬塘。相較之下,南方的割據政權顯得較為安定。此時南方的兩個國家以其安定的政治情勢,發展宮廷藝術,成為宋代大放異彩的基礎。一個是位於今日四川的後蜀,另一個就是有著名皇帝李後主的南唐。在兩地宮廷裡供職的畫家,之後直接進入宋代宮中,成為宋代藝術重要的開創者。

由於趙匡胤重文輕武的政策,讓宋代的帝王有著歷史上難得一見的高品味。宮中有一批水準很高的職業畫家專事應詔繪製肖像、美化殿囿。他們也替廟宇道觀彩繪,如當時的皇家寺院大相國寺。今天我們熟悉的山水畫、花鳥畫、風俗畫,基本上都是在宋代發展成熟,宋畫也成為中國繪畫史上典範般的存在。但一如魏晉隋唐,宋畫流傳至今的原跡已經非常稀少,即使大家比較有共識的宋畫,未嘗沒有可資懷疑之處,只是相較之前,可以參考的傳世品還是豐富得多。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