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一種不盡然公允,但可以快速分辨一個人美術素養好壞的方式。就是問對方知不知道何謂「膠彩畫」。

這個台灣才會用的名稱,雖然已經出現廿餘年(如果從倡議開始算,已經卅年),美術館用這個名稱辦過的展覽也不計其數,但我意外發現到,知道這個名稱的台灣人,還是很少。就連父親都彷彿是因為我論文寫了一位膠彩畫家,他才開始知道「膠彩畫」是什麼。至親尚且如此,其他的人,或許更是以一種理所當然的姿態懵懂無知。我以為這種詞彙比較像是「教養文字」,在某種教育程度以上的人都會知道的東西,好像大學生就算背不出來「壬戌之秋,七月既望…」也該知道有個《赤壁賦》。但我錯了,原來這類詞彙是專業術語,跟醫學用語或裝潢用語的情況差不多,「膠彩畫」跟「二十二碳六烯酸」對多數人而言,基本上是一般陌生。

然而,就算知道「膠彩畫」一詞,也不見得真的知道膠彩畫是什麼(這就是為什麼不盡然公允的原因)。去問美術系的學生,恐怕可以說出明確定義的,也極為有限,多數大學美術系甚至不會開設有關「膠彩畫」名稱的課程,高中以下的學校有教授更是從未聽聞。從字面理解,「膠彩畫」即是以膠為作畫媒介的話畫種,但水彩顏料也是用膠調製而成,兩者差異在哪裡?

膠彩畫其實就是日本畫,也就是日本在明治維新為與西畫(洋畫)分庭抗禮而產生出來一種「西式傳統畫」。他們保留傳統的繪畫技巧與材料,但在化的內容和畫法上模仿西方,可以說是「和魂洋才」式的新畫種。

這種改良式畫種因著日人殖民傳到朝鮮半島和台灣,由於日本人在展覽會上使用「東洋畫」,台灣就以東洋畫稱之。後來國民黨遷台,一些隨之來台的「國畫家」便「污衊」為日本畫。在那個戰爭陰霾未遠,對「日本」二字仍非常敵愾的時代,台灣畫家為要擺脫「污名」,硬是將「東洋畫」溯源是所謂的「北宗畫」,也就是傳統中國以彩色為主的工筆畫。其實真要認真論究,是大有問題的,但為了要擺脫日本的陰影,不得不如此連結。時間一久,大家也就對這種說法當成定論。但中日斷交之時,原本全省美展裡屈就於「國畫第二部」的東洋畫無預警遭到取消,引起以此畫種創作的台灣畫家相當驚慌。最終的解決之道,即是把「東洋畫」這種帶有濃濃日本味的名稱,改名為不涉地域的「膠彩畫」。

這個畫種的原產地,仍一直用「日本畫」來稱呼。「日本畫」一詞直接讓明治時代以前所用的許多畫派名稱,如狩野派、琳派、圓山四條派等走入歷史,讓日本的「南畫」從專業的學院訓練中跡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風格幾乎和西方藝術風潮毫無二致的「現代日本畫」。

其實,如果把東亞的藝術視作跟歐洲一樣的整體,中國、日本、韓國、越南應該被看成是一塊藝術文化圈。日韓就如同浙江、江蘇、福建、廣東等地,是相較於北京正統的地方風格。但當日本因接受西方思想產生國族思維之後,他們就不甘願成為附屬於中華文化的分支。而在日俄戰爭、甲午戰爭之後,日本又更進一步認為自己應當是亞洲政經文化的中心,被他佔領的殖民地,遂成為最直接影響的所在。

在這種背景下,「和魂洋才」的日本畫進入台灣,帶著高人一等的光環,成為日本統治「文明開化」的象徵。但這個橫加移植過來的畫種,在殖民後期就已顯露疲態,即便統治當局極力想讓台灣的日本畫建立起地方風格,但成效有限。這種因應時勢出現的繪畫,在光復後幾經浮沉,在多人不斷將其與北宗畫聯繫之後,反而比日本畫更有名正言順之感,不失為一個好的走向。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