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
我三姑姑一家人都是民進黨支持者,惟獨姑姑第二個兒子的老婆,也就是二表嫂,是支持國民黨的。他說他要去投票,她先生為回他:「你不用去了,身分證給我,你去賺錢(表嫂開理髮店)就好了。」

其二
表嫂的娘家多是國民黨支持者,但其中一個姊姊支持民進黨(她家好像有四女一男,表嫂是女生最小的),她遂跟她弟弟(支持國民黨)的小孩說:「你去把爸爸喝的飲料裡放安眠藥,讓他睡到投票時間過,她就不會去投票了。」

其三
我聽見一個常在父親公司出沒的友人說,她從來不曾分什麼黨派,今年特別投政黨票給國民黨。國民黨大勝他沒有什麼感覺。他說他投國民黨,「只是為了自己荷包著想」。

其四
弟弟的好友家中是民進黨的死忠支持者,他被弟弟說服去投國民黨候選人,「但政黨票還是投給民進黨」。最後他沒有回家投票。

***


我們家族是死忠的進黨支持者,典型的「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那種。父親在家族中可算是異類,而且辯才無礙,親戚講政治,碰到父親大多自動噤聲,一兩個脾氣不好的,沒兩句就會嚷著「啊啊賣共啊賣共啊」趁機逃開。此點頗令父親自豪。還好我們家族親情大過一切,政治再怎麼不同調,也不會因此去傷害和氣。若有傷害和氣的事情,也與政治無關。我們一家四口更是口徑一致,絕無對立情事,這應當是上天賜予我家難得的恩賜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