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報告的時間是以讀秒的方式在逼近,但在跨年前我還是回了台中,反正待在台北也沒有用,圖書館都不開,想要裝認真都裝不成。

回家了我才被提醒,立委選舉投票日快到了。

在台北賃居之處不遠就有一個候選人的競選辦公室,從關渡大橋到八里,競選旗幟一路飄揚,但這次選舉明顯冷清許多,人民冷漠自不待言,不過經濟不好,支出拮据應該才是主因。以前造勢晚會都搞得像大型演唱會,現在大幅縮水,場次也縮水,從某種程度看,竟像是經濟不振的好處。只是如此景況,民進黨若還要強辯台灣景氣良好、所得增加,我也無法可說。米缸都沒米了還說自己家財萬貫,這種人直接送精神科比較省時間。

總之,我在連候選人都不太清楚的情況下,被父親要求要回來投票。我不諱言我有強烈的政黨傾向(應該是說強烈的討厭某政黨),對家中這種與民主違背的狀態也不以為意。我只慶幸學校剛好在投票日放寒假,否則我才不想專程回家只為蓋幾個章。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