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屆,轉眼就是「明年」,每每此時都會特別有感觸。相較於別人只是歲末年初的更替,我又多了一層,更實在的「年華又衰」。

此先不論,我沒有脫離學生生涯,此時一定是期末拼報告的時間,根本沒有興致做什麼其他。我尤其覺得近年流行的跨年晚會真是無聊得很,台灣明明比較重視農曆年,連續假期也是放農曆年,那些在外面狂歡作樂的人,難道是在歡慶「中華民國開國紀念日」嗎?照這種邏輯,民進黨是不是應該要取消元旦放假,等待這天變成「台灣共和國開國紀念日」為止?

此又不論,數日前身兼小學和高中同班同學罕見地在msn敲我,像我提及驚奇「小學同學會」計畫。我雖不到整個人拉回小學記憶的程度,但也夠我意外了。小學雖無甚令我不想憶及的回憶,但反之亦無甜蜜愉快到讓我童年可以長得像永恆。看到巴斯的憶往,又復令我想起小學種種。

我素來覺得我的求學歷程非常出格,絕不可被視作一般台灣教育體制的常態。有人或者資優起家,有人或者在後段徘徊,但我兩者都不是。固然某些人會把小學的特殊教育一律歸為資優教育,但我想會印版畫或燒景泰藍飾品的小學生不盡然可以考一百分,我們也不會為了考國中資優班先補習國中數學或理化。這種迥異於一般小學生的教育環境讓我上了國中普通班產生極度了不適應,還不巧碰到一般人所謂最難纏的青春期。

不過小學的我們也不盡然那麼平靜,我曾有數次經驗老師當著全班面怒罵「你們是我教過有史以來最糟的班級」,並矢言永不上我們班的課。如今這事早已雲淡風輕,都可以當笑話看了。所以論及小學生頑劣,我可是「當事人」,但在體罰尚不致動輒得咎的年代,打手心罰站是家常便飯,面對頑若我們,動用棍子還是有用處的。

現在就撫往追昔,好像有點太早。但在這個剛自大學離開未幾的時候聚首,衝擊是特別大的。有人結了婚有了小孩,有人在工作,像我這樣還在靠家裡養的研究生,真有無地自容之感。與其說是在回憶,倒不如說害怕面對如今的自己,進入回憶之中,以為可以脫離什麼。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