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年初的時候,父親對來年大選作了一個「預言」:陳水扁如果想他的「政權永固」,他只剩下一個方式──戒嚴。

可以想見,明年大選結束之後的陳水扁會很不好過。馬英九當選,所有的貪污弊案一定接踵而至。謝長廷若當選,不好意思,更是如此。長扁之間本來就有情結,如果可以藉此除掉陳水扁,避免他以「前總統」的身分干預朝政,還換來「大公無私」的名聲,一舉兩得,恐怕來年總統之位一卸任,陳水扁立即就成了階下囚。

為求扭轉這個看似無法挽回的局勢,父親猜測,連「兩顆子彈」都玩得出來的陳水扁,大概只剩「戒嚴」這個王牌。怎麼「出手」?父親說得繪聲繪影。首先先像高雄市長選舉那樣,在開票前先「預言」藍軍賄選,找幾個人頭把事態搞大。如果藍軍贏了,除非是壓倒性的勝利,他立刻就可以祭出「藍軍賄選」的帽子,要求中選會暫緩公布當選人,等司法判決後才能公布。如此必然造成泛藍支持者騷動,眾人就會像三二七或紅衫軍那樣跑到總統府前抗議。此時再派幾位「臥底」,或投擲汽油彈到總統府,或與警方產生肢體衝突造成死傷,陳水扁就有「充足理由」宣布首都戒嚴,繼而全島戒嚴。他的大位得以延續,台灣這個號稱「民主自由」之地,一變為獨裁煉獄。

我原本來覺得父親言有點過火。但前幾天陳水扁真的口吐「戒嚴」二字,讓我不得不驚駭。父親之言大抵是對人性不信任的洞見,而陳水扁也不負「期望」,讓我們看到醜惡的實例。而且我非常願意相信,即令如此,還是有民眾支持他,死忠地認為他會讓台灣獨立,會讓台灣人幸福,只要「萬惡的國民黨」消滅,台灣就能步入美好的未來,在這樣的前提下,不要說戒嚴,恐怕死幾個「中國豬」都不是問題。

我寫,是因為我要留一個證據。雖然我很害怕父親想像的狀態,但基於他上次成功說中「兩顆子彈」之事,卻因為毫無任何紀錄,不免被人譏為事後諸葛。我特別寫下來,看看陳水扁如何再創紀錄,替世界上「民主自由」的國家,建立一個寡廉鮮恥的底線。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