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轉貼了一篇「歲月靜好,你媽貴姓?」,不知何故有很高的點擊數。可能大家對「歲月靜好婊」感觸很深。但在台灣,這種人其實不明顯,因為跟中國比,台灣人如今被公權力強姦的狀態已經改善很多,至不濟你還有爆料公社可以去。有人還將此文誤讀成對正面心態的詆毀,就知道台灣人,其實日子過得很太平。

該文的原作者歐陽乾,似乎是個大V公知,有點韓寒的範兒(說到韓寒,他去哪兒了?),對時事頗有評點。這篇「歲月靜好」開頭就說他連被刪了兩篇文,跟之前中國假疫苗有關。我有點好奇,就去找了一下。他說被刪了,但廣大網路世界,總有一兩處有備份的。我特地再轉一次,多個存檔。


疫苗事件:中国的嗜血同类

我算是个心大的人,在中国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但昨天看了这次的疫苗新闻之后,我呆坐了一天,竟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也就是今天,才鼓起勇气写下点什么——当真正的悲剧降临的时候,连呐喊的力气都没有,相信每一个经历过伤痛的人,都会有这种体验,尤其是那些给孩子注射了疫苗的家长。

那一针针打进孩子血管里的,你永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觉得,这是中国人最绝望的一天。

一、

疫苗出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一起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案值5.7亿元。在巨大利益的引诱下,官商勾结,铤而走险,给了国人一记重创,有此前车之鉴,却没有后事之师。

我们真是记吃不记打。

7月19日,长生生物收到了吉林省食药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因是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疫苗“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是劣药——略显蹊跷的是,吉林省食药监局早在去年10月27日就已对此立案调查,时隔9个月,药监局终于动手了:罚款三百万,没收了库存的剩余疫苗186支。而此时,252600支问题疫苗早已销售到了山东。

官方效率真是高啊。

有人问,搞疫苗赚钱吗?搞疫苗不赚钱,搞疫苗简直是印钱。疫苗这笔生意的毛利率在A股各行业中领先,有时,其中的“龙头公司”甚至比茅台还要赚钱,其利润超出你的想象。这些生产疫苗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后来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变成了个人掌控的民营企业,比如长生生物的董事长高俊芳。2017胡润百富榜中,高俊芳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

药监局罚她三百万,呵呵,这只是人家买一个爱马仕包包的钱。

比如高俊芳的儿媳妇隋嘉琪,她的微博近日被曝光,就是各种日常炫富,什么爱马仕、古奇、劳斯莱斯豪车……这都不算什么,人家最喜欢的消遣活动,就是坐着私人飞机逛雪山。

这得是坑了多少孩子,才造就这种穷奢极侈的生活?姑娘,你也好意思公开晒,我就问一句:还要脸吗?

你罚人家三百万,估计人家都懵逼了:三百万也叫钱?都不值当的开支票!

一个小贩为生计刺死城管,可以判死刑;而一个家族通过坑害全国的孩子攫取巨额财富,只罚三百万,当真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乎?通过戕害同胞,残害儿童,获取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利润,就连731部队都要向你们说声敬佩!

罚特么什么款!这些家伙都应该拉出去游街示众骑木驴,别管男女,直到骑死!

二、

说完了制造假疫苗的,再说说采购假疫苗的。

事情发生后,有人痛心疾首:是谁采购了这些假疫苗,难道不知道这些疫苗有问题吗?

这个问题幼稚了,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分利弊。

检索中国政府采购网的数据显示,2016年5月14日至2017年11月之间的招标公告,只有唯一一份长生生物中标百白破疫苗招标的公告。2017年3月31日发布的中标公告显示,长生生物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中标了金额为1485万的A2包,采购内容正是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

评标委员会成员有五个人:朱剑英、王原、张兰英、郭瑞臣、宋立志。五名委员给长生生物打出的分数分别是94.82、95.82、96.82、97.82、98.82,提一句,满分是100分。

那么这些委员都是什么身份呢?朱剑英为济南市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中心主任,张兰英为山东福瑞达医药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山东省药学科学院院长,郭瑞臣为药物监测中心主任、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宋立志为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管理所所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打这么一个分数,权威性是很高的,你不服?不服忍着。

除了这个,我还发现了一个更让人心塞的消息:当年管三鹿的人在管疫苗。

当年因三聚氰胺事件被免职的孙咸泽,2014年被任命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药品安全总监”,2015年被任命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

我读书少,你特么别逗我!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药监局发过的一条新闻:别迷信进口疫苗,国产的也安全。

我国已建立覆盖疫苗全生命周期的监管体系……

别人是娱乐至死,我们是打脸致死。

说了这么多,到底是谁采购了这批疫苗,为什么采购这批疫苗,只有鬼知道。我建议国家好好查一查,把这一条线上的人全都揪出来,也别判刑,也别罚款,别整那些没用的,直接拉出去骑木驴。

骑死为止。

三、

这起疫苗事件,从造假到采购,再到注射到无数儿童的体内,直白的简直荒诞。它就像一出最拙劣的剧本,没有丝毫铺垫,平铺直叙,简单粗暴,却让所有人喘不过气来。在每一个痛苦家庭的背后,是操盘手们轰鸣的跑车,昂贵的包包,以及纷飞的钞票。

罚款三百万……我想起来这个处罚决定都觉得好笑,在中国,作孽是不需要代价的。修桥补路瞎双眼,杀人放火子孙全,我信了你的邪。

但作为一个屁民,我们能忍受地沟油、苏丹红、毒奶粉……但真的无法忍受假疫苗,这已经逼近了一个种群的极限。我们几乎能忍受过去所有的痛苦和委屈,但我们没法再让孩子们去继承这样的怪癖。

疫苗出事的那一天,应该定为国耻日,这比什么七七事变,九一八事变更值得铭记——自己人生产的几十万支疫苗,到底毁了多少孩子?这才是真正的奇耻大辱,值得被历史记住。

我知道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什么六道轮回,但我还是要奉劝你们一句:积点德吧,王八蛋们。

(第二篇連結)


這事其實沒完。在發了「歲月靜好」之後,歐陽乾再次被刪文。這串跟疫苗有關的文章,總共三篇,都被刪了。最後他認栽,直接在自己的公共號上寫「對不起,我慫了」,末尾還不忘推一下自己的書。不過奇怪的是,這文章在微博台灣站都還看得到,我不免懷疑,微博台灣站根本就是一個主機在台灣的獨立網站,中國人大概不知道有微博台灣站這種東西。總之,這就是中國,不停閹割,不斷消音,務使大家服服貼貼,像1984那樣的活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