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得不接觸佛教藝術,卻時常被人誤會我是專門研究佛教藝術的人,每每有人問起,總要費一番心思解釋。在台灣,即使是美術史專業出身,佛教藝術也不是必須知道的學門,就更不要說是一般人。但我念書那幾年,剛好開有佛教藝術的課程,死記活背,有了一點基礎。但我想更重要的關鍵,是因為指導教授是佛教藝術的專家,不管我是不是做這個研究,大家似乎就會把老師的專業跟我連在一起,造成一種我也做佛教藝術的錯覺。

所以,當我說我從未去過敦煌、炳靈寺、麥積山等處時,總會引起驚訝的聲音,直以為不可能。但我確實從未去過,而且說實在的,我也沒有那麼大的熱情要去。要真的說懷抱熱情,中亞五國、伊朗阿富汗等地,才是我真正想要一探究竟的地方。可惜這些地方,遠比去中國更耗貲財,一時半刻實在難以成行。

總之,因為某種因緣隨行的敦煌之旅,實是我的第一次,但我去得太晚,以中國進步(與破壞)的程度,跟許多早早就已經去過的人而言,感受上有很大的區別。比如敦煌,以前總覺得這裡相當僻遠,但實際到了才發現,敦煌實是相當繁華的地方。當然因為莫高窟的盛名,敦煌早已成為觀光城市,但仍不免要親臨感受一番。此外,或許拜文博會的因素,如今包含莫高窟一帶的敦煌旅遊景點,公共設施均相當齊備。我在莫高窟見識到我在中國景區中看過最乾淨的廁所。雖說中國如今主要景點的廁所,大概都已經有相當改建,不復過往那樣驚人的狀態,但中國的廁所總有一股很奇怪的氣味揮之不去,每每聞到這種味道,本來高大上的硬體設施,瞬間就打回原形。然而莫高窟的廁所居然沒有這樣的味道,可以想見這裡的清潔人員有多麼賣力打掃。不僅莫高窟,連月牙泉的廁所都乾淨無比。這點頗讓我意外,畢竟沙漠地帶缺水,就是髒一點、臭一點,也在我的設想之內,不想居然可以如此乾淨,也無甚異味。像敦煌這樣的樣板景點,中共維護實是不遺餘力。


(月牙泉廁所裡面居然有看板詳列清潔人員工作內容與清潔方式,看起來有模有樣。)

如今莫高窟成為旅遊勝地,就學術研究而言,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就跟台北故宮一樣,遊客紛來沓至,大家都是匆匆一瞥,只圖個打卡上傳的「到此一遊」,要說什麼對佛教藝術的了解,實在不可能。我所參加的團雖說是以學術團的名義來,看的洞窟比其他人多很多,但依舊不過是走馬看花,這大概是團體行程的無奈。而且這些人潮,對莫高窟的壁畫其實是持續不斷的傷害。百餘年來,莫高窟就已經迭經大自然的剝蝕與探險家的破壞,如今又要服務觀光,應付每日數以萬計的遊客。不免讓人懷疑,中國政府之所以花錢保護,不過是為了觀光財。而所謂千年珍寶,就是讓當局隨意取用的搖錢樹。

去到榆林窟,也是類似情況。榆林窟與莫高窟不在一處,雖然都歸敦煌研究院,但相較之下相當偏僻。據老師所說,過去那裏非常荒涼,得自備糧食去看這些佛窟。然而我們這次去榆林窟,正在大興土木,不僅要修出一條寬敞的人行步道,甚至要蓋出遊客中心,荒廢的寺院也開始修葺,發展觀光的企圖明顯。這些所謂國際知名的古代歷史遺跡,最終都會成為觀光景點,有著新修的「古建」、遊客中心、聞風而來的小販、以及各式各樣的費用。趕在榆林窟大變之前來這一趟,有種對靈光消逝前的緬懷。


(榆林窟內正在重葺的寺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