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有個跟中國網購平台相關的事情,可能對台灣人沒有什麼意義,但我覺得見微知著,多少可以從中理解所謂中國特色的法治社會。

受害者是一位使用京東全球購的網友,簡單的說,京東全球購裡的商家拿個便宜的次級品冒充正品,以高價賣給受害者,受害者想退貨,商家最初抵賴,但發現說不過只好退款。但接著受害者想以京東假一賠十的罰則要求賠償時,京東就跟商家同聲出氣,堅持只是發錯貨,而非賣假貨。受害者想循法律途徑申訴,卻發現京東全球購公司設址在香港,在中國無法可管。

循法律途徑不成,受害者只好透過微博大號六六揭露出來,很快變成熱門話題,但京東的公關部門幾天後才發出聲明,而且聲明居然不是道歉認錯,而是指責六六栽贓,要對六六提出告訴。

有些被洗腦的很徹底的小粉紅,愛將中共的宣傳口號當真來看,以為裡面有個「法治」,中共就真的有法治了。我不清楚中國人是否真的懂何謂法治,但就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情來看,中共一點都沒有法治。「法」無法保障平民百姓,卻讓京東這樣的無良資方,用來欺壓受害者的利器。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之前公開「并:控制」新片,當中直指中國自由人權環境之低劣,其中一個,就是台灣人李明哲去年3月19日入境中國後,就無故消失,在李明哲妻子李淨瑜出來召開記者會,引起公眾關注後,中共才在3月29日證實李明哲遭到中共調查。雖然後來中共安排了一場出庭認罪的戲碼,但接下來李明哲又無聲無息,迄今仍無法回到台灣。

很多在台灣的無腦人,竟指責李明哲與李淨瑜等在中共壓迫下的受害者,這姑且可以看成是台灣在缺乏轉型正義的情況下,很多人弄不清是非對錯,慣性將極權的壓迫當成理所當然。但這件事情確實凸顯中國缺乏法治,甚至缺乏起碼粉飾的能耐。中共的作為,基本上只是延續蘇聯史達林大清洗時期的手法,要求政治犯出庭演戲,佯裝自己是正義的一方。這種價值倒錯的行徑,甚至比納粹法西斯還要糟糕。至少納粹抓人時,不會說自己是個法治國家。

這是極權體制永遠無法真正帶來進步的關鍵因素。在極權體制內,不要說牽涉到政治相關的事情,就是這種一般的商業利益糾紛,也不可能有良好的司法途徑可以解決。有權有勢的既得利益者,可以用任何規避的手段逃離控制,而且受到極權政體的庇護,但一般人,無依無靠的平民百姓,缺乏任何可以申訴的管道,只能透過限制重重的公共媒介發聲,甚且受到加害者進一步以國家公權力攻擊。這樣持續加深社會不平的心態,最終只會成為中國深層的毒瘤。中國人的品性惡劣,泰半是因為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中成長所致。

台灣民主化三十餘年,我們迄今仍需要跟既得利益者搏鬥,公部門包庇、徇私、勾結,放任無良商家欺壓人民,即便台灣有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大家可以使用公共媒介加以揭發,有起碼形式上的司法程序,仍無法遏止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更不要說在中國。像京東這樣的事情,幸虧批判的文章沒有遭到屏蔽或刪除,才得以成為大家關注的事件。但在之後是否還有這樣的空間,不得而知。或許這是中國人民最後僅存的一點言論空間,雖然受害者的賠償仍遙遙無期,但我希望這不會是牆內言論的最後一束火花。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