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核定明年博士班招生人數,在「中道理性」的旺中報筆下成為各校「生死存亡」的關頭。全台各大學有107個博士班去年招生只有1人或是0人,被稱作「面臨生存危機」。

但,博班人數愈來愈少,與其說是擠壓到招生空間,不如說是因應現狀。現在的大學生,不像過去那樣動輒去念研究所,反而多傾向早點出社會,累積工作經驗。如今台灣社會非常不利於學術深造,高學歷無法找到相應的工作,學術內的就職空間有限,而且學生的經濟壓力愈來愈大,多數學生必須全額貸款,還要花費許多時間去打工來應付自己的生活開支。在這樣情況下,多數人當然寧願早早去求職,也不願繼續念書。

台灣大學林立,博士班其實也開得很浮濫,為了要求招生的數字好看,很多研究所與博士班,素質甚至不如大學部的學生。我自己的親身經驗,博班的學生居然唸不出英文,連起碼的英文對話都做不到。就算博士班不是學術研究導向,但收進這樣水準的人,也實在夠讓我瞠目結舌了。而更根本的問題,我覺得應該是:台灣真的需要這麼多博士班嗎?

其實普設大學,甚而普設博士班,不過反映台灣人嚴重的文憑主義情結。好好的高職不做,偏偏要改成科大,說穿了不過是滿足許多原本不能念大學的父母,希望在不成材的孩子身上得到一點補償。台灣憑著過去經濟榮景遺留下來的一點底氣,多少還可以讓退休的父母(大概就是領十八趴的那些人)可以供養自己的小孩,不用出社會就一直念下去。如今這樣的父母愈來愈少,子女不得不出來謀職,繼續往上念的人,當然也就不如過往。博士班逐漸減少,其實只是從過去的浮濫,慢慢導回正軌。

我向來覺得台灣大學實在太多,而且許多私校根本不認真辦校,只想從學生身上撈錢,根本不去投資師資與設備,對台灣實在有害無益。之前教育部想讓兼任師資可以納入勞健保,立刻就出現有私校將所有兼任師資全數退聘的新聞,就算沒有退聘,空有一紙聘書,卻不讓兼任老師排入任何課程,好規避勞健保的費用,如此下作的學校更是所在多有。如果台灣的大學盡是這種學校,我實在覺得廢去可也,學生也學不到東西,老師也沒有保障,唯一撈到好處的只有校董。

博士班也是如此,新聞裡訪問台大農藝系,裡面出現一段內容讓我咋舌:「現在系上老師執行研究計畫時,沒有博士生可用,非常依賴碩士生,但碩士生2年就畢業,深入、長期或難度高一點的研究不容易進行。」這段內容,說白了就是博士生短缺,就沒有長期的廉價勞工可以使喚。博士生可以多廉價呢?科技部核發的研究經費,在學的兼任助理,就算是博士,也拿不到法定的最低薪資。雖說「兼任」有時數限制,但大家心知肚明,跟在自己指導教授旁邊,不做牛做馬,豈能指望他給你一張畢業文憑?這麼好用的博士生不再,學院裡的慣教授自然叫苦不迭。如此赤裸裸在報導裡寫出來,也算是恬不知恥了。這反而側面說明,教育部減少博士招生人數,其實是正確之舉。

以台灣人一般的智識來論,台灣有這麼多博士實在過於浮濫。現實的就職考量是一回事,台灣有這些博士,我們對事物的認識,好像也沒有比較高明。而且在台灣,多半認為念到博士,就好像考到一個執照一樣,以為拿到文憑就可以了,實則從不是如此。博士只是學術研究的起點,而且博士從來跟賺錢沒有關係。台灣人把博士當成金榜題名,以為從此就是高官厚祿,實在是莫大的誤解。這最終回到我前頭所說,博士浮濫,不過是滿足許多台灣人的虛榮心,逐年縮減博士招生名額,應該才是逐步恢復正常的過程。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