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宿車站走出去,就是熱鬧的表參道。不過我實在對逛街興趣缺缺,一則天氣炎熱,再者人潮洶湧,很快我就打消念頭。

但也不能就這樣回旅館,實在稍嫌太早。我只好轉去國立新美術館。

IMG_3181.JPG

我本來沒有想去新美術館,因為新美術館的「賈柯梅蒂」特展我興趣缺缺。但到了新美術館後,發現有另一個「Sunshower:東南亞的現代美術展 1980年代至今」展覽,我覺得很有趣,便去看了。這檔展覽同時有另一個展區在森美術館,不過我就沒有再去看。至少就新美術館所展覽的內容,就相當不錯。東南亞指的是以東協為主的幾個國家,這幾個國家有些特徵,比如除泰國以外,都有被西方列強殖民過。比如他們都有嚴重的政治動盪,甚至有柬埔寨那樣嚴重的大屠殺。其實這個題目,我覺得台灣更應該做,比起日本,台灣實在更有必要要認識東南亞的當代藝術。我多少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希望將來這樣概念的展覽,可以在台灣出現。

很多台灣人對新美術館讚譽有加,不過我對這種館舍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硬體固不用論,中國也充斥著又新又先進的館舍,也不算什麼新奇。至於展覽,新美術館本身沒有收藏,說穿了就是巨大的展示館。其實這種概念台灣已經落實了,就是台北當代館,只是台北當代館受限於古蹟面積,所以小很多,但新美術館不見得高明到哪裡。而若要說為當地的藝術引介一些「新」的視點,我覺得台北當代館也做得相當成功。而且說實在,外國人講的那些高調,不見得比台灣人能夠落實。我去新美術館時,也碰到每日新聞所主辦的書道展,這種東西能有多「新」呢。

我到了新美術館後,才知道新美術館這個頗大的占地,原來竟是日本舊陸軍第一師團步兵第三連隊的兵舍所在。戰後此處財產移交給東大,成立東京大學生產技術研究所,一直到2001年搬到新址後,才拆除重建。看到「拆除重建」我相當意外,以原本建築物的規模,要改成美術館應該不難,為什麼日本卻選擇拆掉重建?這跟我們對日本尊重歷史建築的印象相去甚遠。如今原本的建築只剩一個小角落,改為別館,藏在林蔭之後,要不留心還真不容易發現。

IMG_3178.JPG

新美術館建築偉然,周邊環境也很好,雖然位在墓園旁邊,但因為還是六本木鬧區,算來是很高級的地段。不過這種規劃,我倒覺得台灣不見得有參考的價值。雖說拆掉古蹟蓋美術館比蓋豪宅要來的好,但如果能夠,我不覺得這是必然的選擇。

去完新美術館後,我去了築地本願寺。築地本願寺是日本著名建築師伊東忠太的代表作,他對東方建築的研究頗有著力,並曾至印度做過考察。關東大地震後,原來的本願寺被火燒光,伊東忠太於是用印度石窟的風格為外觀,以鋼筋混凝土構造,蓋出即令是現在也獨樹一幟的佛寺建築。外觀與細節上採用的細節,很多是參照阿旃陀石窟的風格,而前面的狛犬則宛如薩珊王朝時期的有翼神獸。內部則仍採用和式格局,但就混凝土建築而言,非常細緻。

IMG_3219.JPG

IMG_3217.JPG

IMG_3218.JPG
本願寺境內「台灣物故者之靈」紀念碑,紀念二戰時在台灣喪生的日本人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