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裡。

為了不讓我自己白耗一天,我決定去遠一點,跑到明治神宮。

明治神宮說穿了就是個森林公園。但對日本人而言,神社的周邊森林有著獨特的重要性,因此走在明治神宮內,會有種奇妙的現象,外面明明是東京鬧區,但自己卻彷彿漫步在郊外森林,有種奇妙的錯覺──其實也沒那麼錯覺,車聲還是聽得到的。我從JR原宿站下車,一座古意盎然的車站,但走進明治神宮,雖然樹木參天,還是有喧鬧聲。當然這個喧鬧聲,可能還是觀光客居多。

IMG_3102.JPG
JR原宿車站,已經是著名景點

明治神宮出現的時間其實很晚,是為了紀念明治天皇崩殂而蓋的官方神社。所以這森林是完全的人工林。過去這裏雖然是離宮,但其實沒有什麼樹。根據日本人的說法,當時各地進貢樹木,好做出神宮的林地,並請日本的森林學者來規劃。一開始是全然的針葉林地,就像後來日本到處種的人工林,但隨著自然演替,純粹的針木林會逐漸被雜木闊葉林取代,現在神宮參到兩排動輒有巨大的樟木,我想這應該不是當年種下去的,而是後來長的。那樟木之粗壯,堪比台灣有數的樟木神木,使我很懷疑台灣的樟木究竟是因為品種問題,還是台灣的水土與日本相異。

IMG_3105.JPG

IMG_3108.JPG
雖是林木參天,貌似很自然,不過參道兩邊是修整過的草皮

IMG_3112.JPG

IMG_3145.JPG
台灣檜木做的鳥居

因為如此,神宮內苑其實是新簇簇的。我去時不碰巧,前殿正在整修。最近神宮一直在整修,把屋頂都換上新的,鳥居也換新的。在進內苑所立的鳥居,旁有解說牌,是台灣的檜木所造。這可不是什麼日本人統治時把台灣的神木鋸走,而是戰後神宮改建時,皇室用真金白銀去買的。當時台灣還可以出口這種動輒數千年計算的神木,後來砍光了,林務局也就順勢「禁伐」。當時誰有資格賣這種神木呢,台塑的王永慶是一位。近年鳥居要改建,但神木已經不再,莫說日本,全世界大概都沒有這種尺寸的檜木了,讓日本當局迫不得已只好用生長速度較快,但木質較鬆的杉木。我在鳥居前面,好好的撫摸了這個從台灣來的神木,想可能不久後就要移作他用,不知去向何處,不免有點悵然。

神宮如果好好走,可能半天一天跑不掉,但我不想花這麼多時間在此,所以只走了不到一半,花錢逛了一下當年的離宮所在,也就是現在的菖蒲園一帶。裡面有間復原的別宮,非常儉樸。可能台灣的皇太子行啟館都還高級一點。日本皇室的特權,不在於住的地方有多高級,而是可以在這舊江戶的繁華地,擁有一大片綠地可以當離宮。從離宮看出去,可以看到一片以樹林為屏障的水池,夏日的水池開滿睡蓮,一片寧靜。繞過水池,就到了連綿的菖蒲田。這時的菖蒲都已經凋謝,只剩下宛如稻田的長田,但可以想見,當前不久菖蒲滿開時,各色花朵襯著綠林,多麼美麗。走到這裡,才真的有鬧中取靜的奢侈感。

IMG_3121.JPG

IMG_3124.JPG

IMG_3134.JPG

離開神宮,我便去附近的太田紀念美術館。該館是日本金融家太田清藏的浮世繪收藏。剛好我去的時候,正在展覽江戶相關的浮世繪作品。美術館雖然小,不過兩層樓放的作品,還是不少。此處也是鬧中取靜,從熱鬧的表參道轉過一條小象,就突然沒有人煙。不過美術館看似沒有人,參觀者倒不少,而且不乏有洋人。我去的時候就有講法文跟講英文的洋人在看,果然浮世繪頗得西人之好。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