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於釣者。不強求釣而魚爭上鉤。拙於釣者。則撰餌換地。銳意求釣。而魚終不上鈎。吾兄成詩文。不必鍊磨雕琢。不必用意勞心。而其文也錦繡。詩也珠璣。敘山狀水。或流暢平易。或奔放竣拔。紙上山躍。筆端海湧。記魚形鳥。精緻而不冗。簡雅而易解。嗚呼吾兄。修何學得何術而至此域耶。古人讀萬卷書。又為萬里遊。真妙吾兄所謂。雖然吾兄未讀萬卷書也。而其所作詩文。未曾不得古人之真髓。吾兄未為萬里遊也。而所記詩文。未曾不豪壯雄健。與泰山高。與江河長。嗚呼吾兄。修何學得何術。而至此域耶。開書讀焉。庶人可為公卿就師學焉。白癡可為碩儒。若夫不學不休。而臨機則金句玉章。爭上筆端者。則先天之性使然。使之然也。如吾兄不言天稟。將何言耶。余自幼好文屬詩。未曾顧校課也。而時歎敘景勝。攄胸懷千思萬考。費日徹夜。而墨滯筆澀。漸所得者。則不過蕪詩惡文。比之吾兄。豈啻釣者之巧拙而已哉。余知吾兄久矣。而與吾兄交者。則始于今年一月也。余初來東都。求友數年。未得一人。及知吾兄。乃竊有所期。而其至辱知己。而憶前日。其所得于吾兄。甚過前所期矣。於是乎於始得一益友。其喜可知也。余知吾兄長于英文也。久而見其吾兄漢文。則始于此木屑錄也。余與吾兄入校也。共學鴃舌。草蟹文。而吾兄嶄然現頭角。話蠻語猶邦語。然余以為長于西者。蓋短於東。吾兄亦當不知和漢之學矣。而今及見此詩文。則知吾兄天稟之才矣。其能詩文者。則其才之用耳。不必問文字之自他。與學問之東西也。如吾兄者。千萬年一人焉耳。而余幸得接咳嗽。豈可不敬而愛之哉。然曩者接吾兄時。使余一驚。而今復讀此詩文。使余再驚。不之後來欲復揮何等奇才。而使余幾驚耶。余辱拜觀。且妄為批評。今及還璧。復題一言於卷尾。請恕焉。

明治二十二年十月十三日夜於東台山下僑居
獺祭魚夫常規謹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