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馮晞乾論錢鍾書英文文章一二詞意,中有「獺祭」之語,引來詢問。拜日本人所賜,此詞儼然高級日本酒的代稱。但「獺祭」本有涵意,馮回網友文曰:相傳獺捕魚後會羅列於前,故「獺祭」比喻堆砌典故。宋筆記《五總志》:「唐李商隱為文,多檢閱書史,鱗次堆積左右,時謂為獺祭魚。」可謂生動之論。為求引經據典,將古籍羅列堆疊,宛如水獺將抓來的魚堆在石頭上,一副要祭拜之意。

此詞姑不論,但論民國文人淹通中外,國學自不待言,英文也要力追過去英國的文豪大家,這是今日無法企及者。除卻錢鍾書,較早者尚有辜鴻銘,晚者有林語堂、葉公超,甚至有兼擅多種語言如陳寅恪、季羨林等碩儒。如今中國承平日久,台灣甚至有著比過去還要自由的學術環境,但要出這樣的大家,卻不可能了。

真是今不如古?或如馮氏所言,今日真正聰明者,都去唸理工了,所以出不了博學鴻儒。在台灣,則是都去念了醫科,或是電機。如今台灣醫療國際認證數一數二的好,實也不壞。只是我不知道,這些聰明絕頂的人都去救那些老不去死的,卻一個個過勞快死,雖云聰明,卻顯得糊塗,是不是算不算另類的鬼島之光。

但我是信膺馮氏之言,因我所在人文學科,確實聰明人不多。我也不過是中人之資,但這領域多的是腦子如糨糊,前後左右分不清的人。而這種濫竽充數的狀態,也不限於今日,很早就開始了。聰明人的腦子,我見識過,可惜都不在我在的學科。這種聰明,不是端靠博學強記即可為之,他們總有「靈光」,這是學問堆中找不來的。這或是時代侷限,因我們迷信理工至上,覺得文藝不足掛齒。但文化之高,就高在這些細末無用之處。這是戰後以來,迷信理工所深陷的泥淖。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