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得愁滋味,
欲語還休,
欲語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以前家裡有書籤,上頭印著這闕詞,雖然對這內容沒有什麼感覺,但看了看自然就記起來了。這幾日事情多,彷彿萬語千言要講,但忽一轉念,卻又覺得講亦無益。忽然想起,曾幾何時,竟有點這詞中的意思了。

但「識得愁滋味」之餘,還有體力衰退的感傷。幾天活動,南北奔波,難得一日安眠。前日在嘉義,我在晚上趁隙去藥房買了痠痛噴劑,噴滿全身,隔天才感到稍好。回台北之後,以為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結果睡覺竟閃到了腰,深感自己「年老不中用」。

這幾年流行講「水逆」,即星座專家所謂的「水星逆行」。本來星座只是泛泛的講性格,講運勢,但大概是電視節目放送,也開始流行「土木合相」、「水星逆行」這種高深莫測的術語,彷彿遙遠的行星在走,真的會影響到地球上的人類生活。這中間到底如何相關,自然不是討論的重點,重點是「水逆」這個用詞,幾乎變成「帶賽」的同義詞,但凡客戶爽約、情侶吵架、飛機誤點、電腦當機,大概都可以歸咎到水逆身上。而據說水星每年有四次逆行,真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了。巧也不巧,我真正忙的鬼死的第一天,就是水逆第一天,雖然不願帶入迷信,但與其說是迷信,不如說是找一個心中的出口。想說「唉是水逆啊」,好像再怎麼不好,都可以稍微安慰一點。

於是今日之人,若識得愁滋味,大概會說「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又是逢水逆」,之類的感懷吧。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