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台灣社會,有一群中堅份子,我認為他們很可以看成是「當代台灣」的中產階級典型。他們成長於台灣開始脫離貧困的年代,隨著台灣的高漲的景氣開拓他們的事業,像楊德昌或李安影像裡的飲食男女。他們可能沒有什麼殷實的家底或背景,住的房子、開的車子、付的貸款、買的股票,都是自己年輕時拚搏的累積,所以這群中產階級沒有什麼家學,是品味的「原始積累」層,而如果有什麼品味,也是自己磕磕碰碰,在零星的吸取歐美日本的品味後慢慢積累出來。

這群人有一些明顯的特徵。如果只是單純的有錢,他們的品味基本上就是窮苦鄉下的品味─承繼自父祖代的記憶,不太有物質的享受,但是對賺錢很執著,著迷於某種成功的人生觀,對生活品味沒有什麼認識。由於疏於照顧子女或高壓教育,通常與子女的關係不好,屬於贏得金錢但失去人生的一群。另一種則是站在時代浪潮上的人,他們的所得大概是中高階層偏高,對金錢這種事情會看得稍微淡一點,但對展現金錢品味會有執著。他們通常會大量吸收西方的資訊,亦步亦趨,將歐洲或美國的上層社會看成一生努力企及的目標,但因為不是從家庭裡習得,所以只能算是熟練,而非與生俱來。他們為了讓自己站在時代的尖端,會盡可能的脫俗,但不標新立異,而且不逾越政治正確。這種人可能是頂客,可能單身,但也有可能有著還算不錯的家庭關係,或者是盡量維持這樣的表象。

這群人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台灣的「底蘊」,雖然不見得比重很高,卻有相當的代表性,可說是主流社會以外的另一種「主流」,若以出版品來看,大概約莫是天下和商周雜誌氛圍裡的那種人。這些人整體而言,比更上一世代的人來得富裕,也更有見識,但因為他們受教育與工作的時間,仍在戒嚴時期,所以他們的養成仍是經過篩選的、帶有政治洗腦的狀態。這使得這群人分裂成兩塊,一塊是以自己年輕時期的認知為標準,容易被時下的年輕世代視為過時,另一塊則是或多或少的想脫去過去的知識架構,但仍無法完全接受時下的思維。這些人工作的經驗與累積,許多成為中國借鑑的對象,所以很多人便以這套養成,繼續在千禧年後的中國社會繼續運用,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很多長年在中國發展的台灣藝人,他們的基礎,幾乎都是九十年代台灣的延續。

就文化上,這群人塑造了台灣的現代品味。台灣有一套相對成熟的西方教養與生活品味,基本上拜這些人所賜。比如台北捷運在開通不久,就確立了一套獨屬於捷運的公民教養,其背後跟台灣這一代的人強烈渴望西方的現代文明與環境,有著密切的關係。甚至台北捷運初期的空間規劃,也有著這樣的企圖,所以淡水線與新店線有著造型獨特的車站、明亮挑高的月台,都在反映台灣中產階級的生活理想。他們也支持著台灣的咖啡文化、西點文化,乃至於發展出台灣獨有的誠品文化──屬於台灣社會「看與被看」的獨特空間。

但也是這群人,有意無意阻礙台灣本土文化的發展。因為在他們眼中,本土就意味著落後、土俗、上不了檯面。即使他們推崇,他們也只推崇日本殖民時期模仿歐洲的那部分,而漢人或原住民原有的文化,則在他們的排斥之列。無論是台灣的民俗習慣、宗教祭儀,對他們而言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亟欲要消滅的。對他們來說,無論是本土或傳統,只剩下異國風味般的理解,才是最好的模式,就是像安曼集團的高級旅店,外觀雖然是傳統的中國建築,但內部全然是西式的裝潢,這才符合他們的品味。今天台灣為了發展文創,挖掘台灣的傳統風俗、地方特色,希望打造出有別於其他地區的獨特性,這樣的工作幾乎都是晚他們一輩的人在從事。一方面是更年輕一輩的人已經失去傳統的連結,反而產生新鮮感,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承接早期貧困與經濟起飛的一代,對這種傳統不屑一顧的關係。

這群人的很多概念,現在正在中國大行其道,如今中國大量出現這類以西方標準為目標的生活品味,甚至也成為西方媒體關注的焦點。比如前陣子的開書店熱潮,其背後正是引入台灣誠品書店的概念。中國新近的大型書店,都不以書籍為標榜,反而著重書店的環境、複合式經營,試圖讓書店景點化,讓書店成為某種品牌形象。這種思維模式,自然是誠品書店的影響。

但與此同時,台灣逐漸不再走這樣的道路,中產階級品味開始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由成長於富裕年代的世代所帶起的風潮。這群世代不用苦苦「學習」西方,因為他們的生長環境已經很西方,這個世代幾乎與西方的流行文化同步,所以比起上個世代,他們的品味更與生俱來。在主流強勢壓陣的狀態下,他們努力找尋異於主流的次文化,並大為推崇,以追求異於主流的文化為標榜。比如金馬影展,明明放在院線片乏人問津的藝術片,在影展時期總是搶售一空。很多人對藝術電影導演、地下樂團、BL漫畫或咖啡豆種類與產地如數家珍,一開始雖然沒有什麼影響,但這在後來便成為「文青」的濫觴,到網路上流行以衣著飾品來分辨「文青」的文章,已經是發展的末流。依此脈絡所發展出的「文創」概念,成為台灣新一波的趨勢。但原本屬於外來的西方風格,終究很淺薄,為了尋找新亮點,這個世代開始回過頭來挖掘台灣,日本時期的台灣或戰後眷村情懷的台灣(但鮮少人對清領時期的台灣有興趣),成為這世代藉以發揮的根據,台灣的本土從土俗開始慢慢過渡到獨特,現在又有點要往時尚品味的傾向。

中產階級的品味雖然沒有消失,但這種經濟發達時期發展起來的生活模式,在現在的台灣終究有點格格不入。而且隨著這群人年紀漸漸變大,我發現有些人轉移至宗教單位,並在宗教單位中帶入這種模式,使宗教團體的發展也有著微妙的變化。當這個族群開始步入老年,台灣是否就能開始稱得上具有文化積累的國家呢?頗值得觀察。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