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因為王如玄買賣軍宅的新聞,在PTT上意外引起一陣「外省人」的討論。我看到這篇文章,很值得玩味。該文以大前提「外省人其實很複雜」發徵,說他家是「不典型」的外省人,他祖父母都是福建人,而他們家從來沒有享受過國民黨的「照顧」。

「外省人」確實很複雜,畢竟理論上,這個「外省人」包含整個中國,不用想也知道,當中的落差當然很大。曖昧的「外省人」中,福州人可能還算是明確的。如果有個廈門人來台灣,他講話、習慣都跟台灣的閩南族群幾乎一模一樣,只因為在1949年以前住在廈門,他也算是「外省人」,這種「外省人」,我們可以分辨得出來嗎?

所以,重點不在如何分辨「外省人」或他們的政治取向,而是為什麼都已經到第三代了,還要抱著「外省人」這個符號不放?

一旦有人心中還懷抱「外省人」這樣的自我認同,就代表國民黨在台灣播下的「原罪」並沒有消除。國民黨在台灣的功過如何,暫且不論,但對我而言,國民黨政權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他鞏固了一群「外省人」的群體,有意將這個群體與原本的居民割裂。這種割裂方式,不僅僅是某些人享受有別於在地居民的特權,更使某些人可以不用融入既有的當地社會。比如說,學校的國語政策使「外省人」可以不用學習台灣通用的語言;將臺灣過去的歷史汙名化,代之以中國為中心的歷史教育。這些舉措,其實是讓外省族群繼續維持其「外省」地位,使他們可以堂而皇之的一直漠視他們腳下踩的土地,直到有一天「反攻大陸」。

「外省」這個概念在台灣一直存在,是很不自然的現象,這直接影響台灣的政治發展。今天台灣社會的政治問題,以前我認為是階級問題,但更嚴重的,其實是認同問題。有些人嘴上說認同這塊土地,卻仍然擁抱一個虛幻的中國,使得在面臨兩岸的政治爭議時,台灣人的邏輯就突然亂了套。我必須承認,在這些事情上,我也曾有過這種混亂的邏輯。而我還是一般社會認為地道的「本省人」。顯然這是全面性的遺毒,只要沾染過黨國體制的教育,就不免有這樣的想法。

台灣有一個對照組,就是香港。香港在1949年以後,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難民潮湧入。這些難民,固然有同屬廣東地區的,但也有很多是其他省份的。可是他們在進入香港之後,他們的子女在香港接受教育,逐步被香港同化,到最後,他們的出身只是一行敘述,他們不可能再抱持父母或祖父母的出生地,然後說自己是上海人、雲南人或四川人。但有趣的是,當中共開始統治香港後所歸化的香港人,其心態就跟台灣的「外省人」很類似,他們缺乏在地的認同,缺乏言語的認同,他們自許弱勢,卻在政治上佔了便宜。政治強力干預的結果,最終導致香港出現強烈的本土意識。他們所對抗的,是新一代香港的「外省人」。

香港的情況,不過是這十幾年來才發生的事情。可是台灣的情況,已經超過一甲子,卻還是可以看到懷抱「外省人」符號不放的人。以這樣的符號自怨自艾,不正落入自我異化的困境?只用一個純粹「台灣人」的稱呼,真的那麼困難嗎?上一代的出生地,一定要成為必然的分野嗎?即便每個人的家族史記憶不同,但至少可以去理解這塊土地的歷史。美國的移民從世界各地而來,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文化傳承與歷史,但這不妨礙他們去認識美國的開國元勳,對星條旗懷抱熱誠(也許這幾年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是例外)。如果美國可以,何以台灣就不能呢?

之前的「灣生回家」一片,引起某位外省人後代的質疑,我認為,這正是「外省人」思維的遺毒。他們覺得國民黨與共產黨隔閡四十年,才終於可以回到故鄉,為什麼早沒有這種阻礙的日本灣生,反而還在那裡故作矯情。這正是不去正視過去政府壓抑台灣社會對歷史的回望。雖然日本灣生年年回台探望故里,可是他們在此地生活的過往,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台灣社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對此事避而不談。我念的小學就是過去日本人念的小學校,當年的校友捐了好些東西,捐獻的名字雖然寫在那裡,但沒有人跟我說他們是誰,為什麼是日本人。這正是外省人不懂的台灣過往,在過去,不會有人跟他們說,而如今終於舊事重提,他們居然不以為然。我想,自許「外省人」者。可能都要自我反思,有多少台灣這塊土地的過去,在「外省人」眼中只是無足輕重的存在。是否到如今,「外省人」還是與腳下所踩的土地是斷裂的呢。

每每講起「外省人」,我都會想到東晉那些流亡至江南的貴冑世家。他們是這麼抗拒融入當地,甚至用起「僑姓」,好像要一直固守自己的「他者」形象,才是真正的尊貴。但這樣過了一百多年,最終的結果,卻是被他們厭惡嫌棄的「蠻人」殺得花果凋零,「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難道「外省人」,希望重蹈歷史的覆轍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ML
  • 外省人會和本省人一樣說自己是到台灣的第幾代,所以有第三第四第五,千千萬萬代,直到永遠,不要本省人本位思考,跳脫出來就了解了,移民到日本或美國也是一樣,移民第一代第二第三代等等,不要去理他就沒事,心裡一直不舒服就有事
  • 訪客
  • 早期外省權貴手握資源是事實
    後來民進黨挑起省籍意識催選票
    也是事實
    現在則是誰執政誰就掌握資源重用自己人
    可喜的是新生代比較能理性思考
    未來省籍情結不再是主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