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_20151028_155601.jpg

(玄奘三藏院)

這次遊藥師寺,剛好碰到特別公開,可以看西塔的第一層,玄奘三藏院,以及因為整修拆下來的東塔水煙(塔頂裝飾)。

我看很多台灣人寫藥師寺遊記,往往不求甚解,只是單純的認為藥師寺「很新」。藥師寺當然很新,因為除了東塔、東院堂等少數建築外,其他都是近二三十年新蓋的。如今藥師寺在重修東塔之際,又要「復原」原本的食堂,其實也是新建。

當然,跟中國那種胡亂想像的仿唐建築相比,藥師寺的建築物比較有所根據,形制、顏色、圖案都有考究。所以藥師寺「很新」,跟一般我們習見都是木頭色的傳統建築大不相同。唐代是何等璀璨繽紛的朝代,從唐代學來的建築物當然也跟著繽紛,這個概念一定要搞懂,才不會像謝海盟那樣,誤以為原木色與黑瓦是唐代的模樣,這是大錯特錯。

不過,也不是所有建築物都有所本。藥師寺有個「玄奘三藏院」伽藍,就是完全的新建。根據藥師寺自己的網頁說,蓋這間伽藍的原因,在於二戰期間日軍在南京發現玄奘的頭骨舍利,這個頭骨運回日本,供奉在琦玉縣的慈恩寺。不過1981年藥師寺分到一部份的頭骨舍利,所以在1991年新建伽藍供奉。而後又委託日本畫大師平山郁夫畫了一系列「大唐西域」作品,放在北殿。剛好此時玄奘三藏院有公開,所以我們就進去看了看。

P_20151028_161151.jpg 

如果不理解這層脈絡,或是知道平山郁夫的盛名,大概會覺得「玄奘三藏院」很無聊。這也是多數台灣人遊記的說法。不過要我說,這樣的作法其實很具品味。試問台灣著名的廟宇,有哪間會因為新建殿宇,就請著名畫家來畫壁畫呢?台灣人沒有這種水準,所以看到這些作品,也只能得出沒有水準的結論。


不過在玄奘三藏院,我看到更沒水準的東西。在該院的正門處外面,有兩方中國送來的石碑,上面鐫刻大唐三藏聖教序。我看到非常恐怖沒水準的內容:聖教序居然是由左直寫到右!這實在是太低級的錯誤了,我簡直不敢相信中國居然這麼草率隨便,還把這個當禮物送給日本。相較之下,鐫刻在石頭上醜陋的書法忽然就沒有什麼了。
P_20151028_155229.jpg 

P_20151028_155255.jpg 

之前明鏡出版社的社長在美國國會聽證會提了一個新詞,叫「中國式病毒」,說中國人正挾其強大經濟力,迫使所有想跟他做生意的國家及政客接受中國的惡劣政治文化,中國人的貪汙、走後門、搞關係開始流竄,像病毒一樣侵蝕世界。但當我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深感「病毒」不僅在摧毀制度,更是摧毀中國的古典傳統,使惡劣的中國製品變成全世界理解中國藝術的唯一標準。像這樣粗製濫造的東西被珍而重之放在藥師寺的伽藍門外,假以時日,當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中國傳統之後,這些爛汙就會成為理解中國藝術的根據,何其可悲。中國文明崩壞,由此可見一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