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來西亞的記憶,最初是來自於馬來西亞的「僑生」。

「僑生」在現在的社會背景下,是相當謬誤的用詞。多數的「僑生」其實根本不是僑居外國,而是徹徹底底的外國人,只因有個「華僑」的概念,就以為他們是「僑」。這是大中國主義的遺毒,所以我現在也很少用這種說法。他們也比較希望台灣人稱他們是「大馬華人」(不是「馬來人」)。

他是戲劇系的學生,有著異常高漲的情緒。他當時頂著一個爆炸頭,常以旁若無人的態度施施然走進學校諮商中心。諮商中心可以說是該校的「庇護所」,雖然藝術大學已經很容許學生有異於常人的表現,但往往還有更嚴重的,連老師都無法處理,這時就是諮商中心的功能了。

跟他結識開啟我另一個新的視野,他有著與我完全不同的成長背景,看事情的方式與我很不同。我很喜歡找他去看展覽,他可以用他的戲劇訓練、乃至馬來西亞的成長背景,給出我從來沒有想過的觀點。我也是從他才慢慢開始認識馬來西亞。

比如說,他的身上有著濃厚的英國殖民遺緒。我的朋友很高調的認為英國標準是最好的標準,他是檳城的中產階級家庭,小時候跟他一起成長的朋友,但凡家中有經濟能力的,無不送去英國念書(絕對沒有美國),其次是新加坡,再其次才是台灣──而且多半念商科。像他這樣跑來念戲劇的,少之又少。他也鄙棄美式英文,說台灣人學的英文「很土」,有一日我跟他聊起兩地的中學教育,他以他一貫誇張的口吻質問「台灣人上課居然沒有教莎士比亞的詩」,而我也非常意外他的中學中文裡沒有古文,還詭異的出現翻譯文章。

跟多數大馬華人一樣,他的家庭也是多語家庭。他家裡講話時多半用「大馬華語」跟潮州話,他的奶媽是客家人,所以聽得懂客家話,他們的社交語言是廣東話,因為八、九十年代香港文化風靡東南亞,他們聽廣東歌、看TVB、吃飲茶,更重要的是,香港跟馬來西亞一樣,有著類似的歷史背景,都有被英國人統治的經驗。而馬來語跟英語就更不在話下。他說他剛來台灣時,為了學「台灣的」國語,吃了好些苦頭,很多台灣同學會「糾正」他的發音跟用字。但我倒認為這實在無甚所謂,比如說他會跟我說他要去「按錢」,就是台灣人說的「提錢」,有人連這種用語都要「糾正」他,台灣這種「糾正魔人」實在是台灣之恥。

當時台北有引入新加坡的早餐店,賣絲襪奶茶、南洋式的吐司,其中的特色就是會在吐司中塗一種用熱帶水果做成的果醬,很好吃,但在台灣賣很貴,一份要七十元。有時他要解鄉愁,就去買這個來吃,然後絮絮跟我說這東西在馬來西亞有多便宜。他的飲食文化很多元,有南洋風味的食物、港式茶餐廳的食物、甚至是印度的拉餅與咖哩。

我有問他對馬來人(在馬來西亞有個專有名詞叫「土著」)的看法,他給了一個很簡單的看法:華人太多錢,而馬來人太多權。馬來政府為了限制華人的政治影響力,在很多地方都優先保障「土著」,包括大學入學、公務員考試。他說就是因為馬來西亞的大學太難考了,大馬華人才會向外求學。台灣是很多經濟條件不好的大馬華人首選的升學管道,以前台灣政府會給補貼,大學學費又相對低廉,學生還可以在學校打工。而馬來西亞公務員考試,他說,可以說是全世界最難的考試。這個「最難」,大概是針對華人。

後來我又認識其他馬來西亞的華人,對馬來西亞的政治又有多一點的認識。不過相較於台灣的政治爭論多侷限在「統獨」及背後的省籍爭論,馬來西亞的政治複雜得多,光是族群的爭議就有馬來人、華人、印度人三大族群,而站在華人的角度看馬來西亞的政治,是否真的公允,也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可惜台灣一直沒有什麼深入討論馬來西亞歷史與政治爭論的專書,講到馬來西亞,至多就是講馬來西亞跟新加坡的「分家」,這個與台灣理當很親密的地區,台灣卻一直視若無睹,這大概是台灣長期自外於國際社會的後遺症。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唉,你的同學對大馬認識太少。

    大馬公務員從來沒有考試,是申請制。但至今公務員馬來人+原住民(主要是東馬沙巴、砂勞越兩州)幾乎占了八九成。基本上,大馬人從姓名即知族裔,招募公務員時,只找馬來人來面試就好,連解釋都不用。

    另,大馬絕非三大族群。馬來人、華人、印度人之外,尚有非常多原住民(東、西馬都有,東馬尤多)。但政府在人口統計上常將原住民納入馬來人,但原住民很多是泛靈信仰或基督徒,又稱為非馬來土著。但,原住民非穆斯林,分權益的時候往往沒份。
  • 915
  • 「吐司中塗一種用熱帶水果做成的果醬」指的是Kaya醬嗎? (市售綠色主要多來自香蘭葉汁同煮),現在台灣應該很容易買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