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山車站

友人在京都搭乘電車到嵐山車站,拍下如斯景色。綿延的光柱上是日本著名的染織品「京友禪」,晚上點燈,一列排開,無比華美,「日本味」十足。

若說技術,這一點都不難,用個圓柱型的燈罩,將友禪花樣印在透光的材質上,我相信臺灣的廠商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但這種創意,最關鍵的,是友禪圖案。而友禪圖案,象徵日本保存自身工藝與傳統的努力,這一點,臺灣人望塵莫及。

臺灣文博會甫落幕,這個大拜拜的活動,卻讓我深深感受到臺灣「文化創意」的貧弱。臺灣人不重視自己的傳統,對文化的認識僅只於浮光掠影式的理解。拿著紅龜粿的圖案做盤子,用原住民的圖案做背包,看不到脈絡、沒有底蘊,只有看起來很精緻(而且昂貴)的商品,搭配空洞無比的文案。

我相信不是沒有人想要好好保存臺灣文化,希望文化可以真的紮根落實。但他們有什麼資源呢?沒有。學術單位的研究零零星星,政府也毫無規劃,想要認真找資料,才發現毫無參考依據,只有道聽塗說,或是自己掰一點內容。無根的文化創意,就只剩譁眾取寵,再沒其他。

我想起前陣子在創意市集買到的一本雜誌,可能是臺中當地的「文創空間」所發行,薄薄一本,要價一百。編排不俗,但裡面的內容空洞到讓我很難過,我不相信臺中的身世背景貧乏到只能去訪問一個慢跑的人,問他在臺中慢跑的經驗如何。要充實這種雜誌,其實一點都不難,網路上早有人針對臺中認真踏查、記錄,甚至批評臺中錯誤的都市發展。近期還有一個「臺中文史復興組合」,關心日本統治時期臺中遺留下來的人文環境。每次看到可以好好做的東西,卻如此不到位,就感到有些難過。這會不會是臺灣「文化創意」一開始就走偏的宿命?

su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