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接四至五世紀的絲綢之路與敦煌莫高窟

事實上,開前涼之國的張軌,是涼州(武威)一地的豪族,且西晉時被任命為統轄河西地方的涼州刺史。西晉混亂之際,中原的人們相繼地避難於河西地方,使得此地域成為中土北部唯一的安全地帶,因而,張軌所築的姑臧城,成為中土西北的文化中心,經學尤其興盛,據稱宋纖的學者有弟子三千人。此時的張軌,雖尚未稱王,但於其曾孫張重華之時,以假稱涼王,至重華之兄張祚便自稱涼王。然張祚卻為部下所殺,雖張天錫繼其後而登位,但前秦的符堅之軍卻又攻進,終而投降使前涼滅亡。

西晉時代所任命的吐魯番盆地戊己校尉,於此地勢力極其強大,前涼張駿之時,戊己校尉趙貞,根本不服從前涼的威令,因而樓蘭的西域長史,便派遣李柏討伐高昌,但是反為趙貞所破,咸和四年(329)張駿親破趙貞,便於此地設高昌郡,置於前涼沙州刺史(敦煌)的管轄之下。

這樣一來,魏晉時代的鄯善國都城,即樓蘭一地的西域長史亦即煙消雲散,而高昌郡一下子重新成為自前涼以來,漢人於西域的第一線基地了;而且,此高昌郡也成為四九八年至六四○年的高昌國誕生基礎。然而,雖是如此,但是從河西地方進入高昌國的漢人,還是以敦煌一地為多。像高昌國末期的名族張雄等,就是出身於敦煌的。

在張駿的時代,國力充實堅強,不僅討伐了龜茲、鄯善,而且亦與焉耆、于闐締結良好關係。此等,皆使西域諸國極其快速地盛行起佛教的傳入。像張天錫,禮請月支僧支施侖,並得龜茲王世子帛延,沙門慧常等的協助,而譯出《首楞嚴經》、《須賴經》、《上金光首經》、《如幻三昧經》。

又,道安於三七四年所製的《綜理眾經目錄》裡,有《涼土異經錄》一項,其中計有起自《大忍辱經》十卷而始的五十九部七十九卷經典。此等經卷若依塚本善隆的研究所知,是屬本生、譬喻等說法性,或者是實踐性、道德性的短篇經典。換言之,可以認為即是對於在家居士們所宣示弘教的經典。

由此可知,河西一地的佛教文化,至三七○年左右時,特別是在前涼時期,已經達到相當程度的盛容了;因而《魏書‧釋老志》記有一段,即「涼州張軌以後,世世信以佛教。」然而,敦煌一地因傾接西域,不僅僧侶、俗人們相繼地傳襲著西域的舊有風俗。而且在各個村落,亦交相地可見到各個塔寺。由此看,在前涼的涼州一地忠,特別是敦煌,可說是個佛教的中心地了。

西元三七六年,前秦苻堅滅了北涼,而在西元三八三年,其手下將軍氐人呂光,討伐西域諸國,破龜茲等諸國兵將,同時帶回了住在龜茲的印度名僧鳩摩羅什來到了涼州。

呂光遠征西域之際,所攜回的財物,除了駱駝兩萬餘頭之外,尚有千餘件的外國珍寶、奇技、異戲、殊禽、怪獸等,以及駿馬萬餘匹。由於這次的遠征,才知曉西域巨大利益的呂光,便將高昌郡作為西域經營的根據地,因此,當呂光知道前秦逐漸衰弱之時,便乘時地於三九六年獨立,建立後涼,且以姑臧為都。

名僧鳩摩羅什(350至409左右)住於龜茲,其父為印度貴族,其母為龜茲王之妹。九歲時,於西北印度學小乘,其後修學龍樹大乘教學。不久,於後涼為後秦所滅的四○一年,後被後秦姚興所禮聘請來中土,與中土學者們一起專心於經典的譯述,同時亦奠定中國佛教的基礎。

後涼為後秦所滅之時,河西地方的東部開始混亂,東部的人們便避難於敦煌,使得敦煌人口彌增。從《法顯傳》亦知,當法顯於三九九年於長安出發之時,在張掖有段業的施主,以及在敦煌有太守李嵩等供給盤纏,才到達鄯善。

李嵩本是涼州的漢人豪族,於四○○年之際透過敦煌的經營,從敦煌太守稱為涼公且建立了西涼國之後,於四○五年便奠都於酒泉。當時被稱為張掖光,且急於擴張勢力的匈奴首長,與北涼的沮渠蒙遜對立著;這時李嵩正從事著河西地方漢人豪族勢力的團結,而且派遣沙門法泉為第二次的使節,像南朝東晉表明歸順之心。

在大英博物館所藏的敦煌文書「斯‧七九七號」裡,記有「建初元年歲在乙巳(405)十二月五日戌時。比丘德佑於敦煌城南受戒具戒。和上僧法性。戒師寶慧。教師惠穎。時同戒場者。道輔惠御等十二人。」(本段依大英圖書館網路圖片校正)

S.797
S.797 (圖片來源:國際敦煌項目)

北涼的建國者沮渠蒙遜,首先是擁立建康太守段業,但在四○一年侵襲段業,佔領了張掖,至四一二年時,不僅佔領姑臧,而且自稱河西王。四二○年時,滅西涼,統一敦煌至高昌郡的西涼諸郡。

北涼不僅交通北朝的北魏與南朝,而且亦與西域諸國通貨交易,其國財物豐盛,沮渠蒙遜極盡獎勵佛教,在唐道宣的《集神州三寶感通錄》卷中,以及道世所撰的《法苑珠林》卷十三,皆記載沮渠蒙遜於涼州之南的山崖中,建造一座震驚世人的大佛像。此座石佛群,依史岩之文知,應就是現在甘肅省武威縣的天梯山石窟。

北涼的都城,姑臧與敦煌,是西域僧侶傳教中土時所必須停留的駐腳之地。像印度高僧曇無識(385-433),經龜茲、鄯善,到達北涼治下的敦煌時,翻譯了《大般涅盤經》、《金光明經》等大乘佛典。當北魏太武帝正要禮聘曇無識之時,其所依附的北涼王沮渠蒙遜深怕曇無識不再聽命於他,於是派刺客於北上魏國帝京的途中將其刺殺。

喀什米爾高僧曇摩密多,即法秀(356-442),經龜茲至敦煌後,便建立寺院,經營果樹園,使寺院大大興盛;當到涼州後,亦經繕堂宇。故《高僧傳》上,記此地「學徒濟濟。禪業甚盛。」

五世紀初期,北魏太武帝終於一統中國北部,且於太延五年攻下北涼,遷徙了北涼生民十萬餘家到北魏的國都平城。武帝這次侵吞北涼,對北魏經濟上、文化上的發展,實在帶來無以量度的大成果。首先,這是北魏乘勢可以直接與西域諸國進行貿易,雖然在四四六年時,實施廢佛政策,但在四五三的復佛發詔之後,重新再建佛教,且於四六○年以後大力開鑿雲岡石窟等等的主導者,竟是來自涼州的高僧曇曜。由此看,不難想像雲岡石窟一定有很多地方是學河西地方的石窟,及其造像風格的。其後,接著四九四年的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後所開鑿的龍門石窟,開始了中原自身造像式樣與風格的建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