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在文化部的網頁放了一篇〈溫潤是台灣最珍貴的品質 寫於文化部兩週年〉,據說是他的「施政報告」。一如往常,他用小故事串連出文章內容,描寫著「令人感動的瞬間」,行文充滿溫情,末了還不忘一句「溫潤,是台灣最珍貴的品質」。

但文化部成就了什麼,沒有說。

文化部將董天補的製燈技術列冊,補助蔡明亮去歐洲巡演,補助交響院團的團圓到南投教小朋友拉琴,講主計處、講辛勤的文化部公務員,說文化部預算最少,但業務「包山包海包天包地」。是,但我還是不知道,這個文化部,與之前的「文化建設委員會」有什麼不同,文化部的自我期許是什麼?他有預期達到的目標嗎?或者用個比較俗氣的字眼,他有「願景」嗎?說的出來嗎?

兩年前,文化部要成立之時,龍應台也寫了一篇文章,當時我就覺得,這文章太空泛,我看不到什麼文化部具體要作的事情,而且當中她最在意的,居然是高齡化與兩岸不夠開放,這固然跟文化政策制定有關,但現在去提這件事情,就像是我們還沒打地基,就在想窗檯的欄杆應該要用什麼花紋。而如今,地基好像已經打下去了,可是他們還是只是在想著窗檯欄杆的花紋。

七百多個日夜,文化部做了什麼?他補助表演藝術,但被人詬病圖利特定人士;他補助視覺藝術,但威尼斯雙年展卻引來巨大爭議;他獎勵文學出版,台灣文學的學術研究卻遭到夭折;他說有作古蹟保存,但尚未指定的古蹟碰到「發展經濟」,只有燒燬一途;至於工藝設計,前不久才結束的新一代設計展,文化部有沒有派人去看呢?有沒有紀錄與評估呢?他們很忙,我相信;他們辛苦,我不懷疑。但,這些「忙」與「辛苦」,究竟所謂何事?真的是在打地基嗎?真的是兩年只得一個「青澀的苗頭」嗎?還是忙著擦脂抹粉,忙著收拾爛尾?

我希望文化部能給出高度,可是我看不到。也許貼近民眾很重要,但光是貼近民眾,遠遠不夠。一個文化貧瘠的社會,只是面對民眾,不會有什麼累積,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訂立高目標的文化部帶領人民提升。台灣人對自己的文化懵懂無知,文化部有必要告訴我們,我們有中國文化的浸淫,我們是南島文化的中心。台灣的漢人傳統可以西望福建、廣東,南向廣大的東南亞華人族群,閩南語也是東南亞華人的共通語言,是不同於廣東人的另一個文化切面。我們不僅僅要成為華人世界的文化核心,更應該是閩南語文化的中心,相較於中國的閩南人位處整個中國的邊陲,台灣的閩南文化是主流的、強勢的,這個優勢應該要蓬勃而充滿活力,應該要主導這個語種的走向。同樣的,台灣重視客家文化,遠超過中國大陸任何一處,只有台灣有客語電視台,只有台灣特別為客家人成立中央部會,我們不應該只是做做樣子,更應該認真的發展,台灣縱不是客家人的原鄉,但可以是客家人最重要的心靈故鄉。

南島文化,尤其要如此。一直以來,台灣對南島文化的投入,跟台灣所擁有珍貴的遺產毫不相符。龍應台提到交響樂團的成員去教原住民小朋友拉琴,但為什麼不是他們去採集原住民的音樂,改編成西方式的曲目,讓更多人知道原住民音樂的美好?我們要發揚原住民文化的多樣性,深入了解原住民的歷史,並試圖連繫到太平洋民族的關係,從菲律賓、印尼,到大洋洲、玻里尼西亞、密克羅尼西亞。學者研究,台灣極有可能是整個南島語系的源頭,小小的台灣島上,有著數十個語言、風俗都歧異甚大的種族生活在一起,傳承著各自的歷史神話,發展出不一樣的文化形式。這些珍貴的東西,在漢人的同化與現代化的浪潮下,瀕臨滅絕。我不知道為什麼文化部看起來似乎漠不關心,所有我看到認真在保存發揚原住民文化的,多數都在民間。鄙俗如我,只看得到電影「賽德克巴萊」,只看得到「美麗心民謠」的光碟唱片,我看不到文化部做了什麼努力。

「文化建設委員會」可以只是一直在做事務性的工作,補助、造冊、修法、登記,可是文化部不能只是在做這些事情,文化部應該要對台灣的文化有想像,應該要有明確要達到的目標與捍衛的價值。雖說「文化」的內涵無邊無際,我們不可能毫無遺漏的將所有事情都列入排程,但我們至少可以列出一個先後順序。如果文化部以歐洲為參照,那麼對於當代發生的事件,除了金錢援助之外,文化部都不應該介入;但古老的文物、即將消逝的技藝,文化部要積極的介入,除了紀錄保存,更要推廣發揚。我看到文化部的標誌掛在很多展演、書籍、活動海報、網站上,但我不曾有記憶文化部主動發起怎樣的計畫,想要以十年、二十年、乃至於五十年的工夫去成就一件事情。文化發展固然不能一蹴可及,但文化部有紮根百年的遠景嗎?在所有中央部會都短視近利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期待文化部能夠另闢蹊徑,可以視野遼闊、擘畫長遠嗎?

這篇文章,也許稱不上龍部長所謂台灣「溫潤」的珍貴品質。但要成就溫潤,需要不斷砥礪,我不希望這個詞只是和稀泥的美稱,又或者是只是憫其苦勞。台灣有溫潤,但不是文化部成就的,而且溫潤與否,也與文化部無甚相關。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