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第一次「香港自由行」,很累。

首先,是過關。我這次從福田過關,交通接駁很簡單,地鐵站的樓上就是口岸,過了關直接就是香港鐵路的落馬洲站。但這個關,卻花了我三個小時。先是深圳關,時間還短,到了進香港,我遠遠就看到黑壓壓的一堆人,然後就是極為漫長的等候。這時我就深刻的可以感受香港人所說的「蝗蟲」,身歷其中,那種感受特別鮮活。名義上「訪港旅客」亦包含外國人,但實際上過關的大概有九成九都是中國人,他們的通行證就拿在手上不停舞動,我都覺得我大概是當天唯一過福田的台灣人。他們不知為何,喜歡擠成一團,有些人攜老帶幼,有些人拿著一個空的購物拉籃,總而言之就是一團混亂。由於只有五個窗口,因此等待的時間非常冗長,很多人就開始抱怨起來,說香港效率不好云云,我在心裡大翻白眼,明明就是你們人太多。而且,為什麼你們非去不可呢?香港那麼稀罕嗎?

當我好不容易終於真正接近窗口時,香港這裡大概有鑑人實在太多,於是又開了兩個窗口,這一開不得了,忽地有一群人就這麼蜂擁而去,引得後面的人潮開始騷動,尋不久居然開始大聲叫囂、往前衝擠,一時間整個大廳充斥怒吼聲與應和聲。我在心裡無奈嘆息,這豈不是剛好落人口實,證明中國人就是一群自私自利、毫無教養修為的一群野人?那香港要把你們拒於門外,也只是剛好而已。

其次,是搭車。香港交通很方便,但從落馬洲到港島距離遙遠,我一路站著,實在很累,但香港的車廂座椅坐起來很不舒服,只能權充歇腿之用。再者,由於我一直坐到銅鑼灣,要轉很多次車,第一次人生地不熟,頗有點迷惘。不過香港的地鐵規劃得很好,接駁方便。

香港市區可以說是完全為商業服務的地方,最寬敞明亮的場所永遠在商場。出了商場,則是窄窄的人行道與街道,連路樹都幾乎不見。香港的地鐵雖然乾淨迅速,但同樣空間狹仄。我想香港人應該是運動量非常大的,一則他們走路速度很快,二則他們要在天橋、商場、地下道、地鐵站等地上上下下的來回走動,而且幾乎沒有可以坐著休息的地方。像我去希慎廣場,沒有看到可以休息的台階或椅子,所有的座位幾乎都得要消費,比如美食區。廣場內的誠品書店倒是很貼心地放了很多椅子給人坐,應該是我這次在商場僅見。不過香港的誠品做了一件事情讓我頗為意外,他們居然在書店裡開飲料店!雖說開了一家天仁喫茶趣很富台灣氣息 (我一度也想買一杯,但看到價錢就退卻了),但如果我印象沒錯,台灣的誠品好像都禁止飲食,難道這是因應香港民情而做的調整?

香港物價高,我是知道的。不過有些東西買起來還是肉疼。比如便利商店的寶特瓶飲料,最便宜也要九元十元,折合台幣都要四十了。吃飯也是四五十元起跳,據說中環一帶尋常吃到一百元一餐都算是正常水準。從落馬洲搭車到銅鑼灣,買票要四十七元港幣,價格很驚人。難怪香港人到台灣都覺得身在天堂,看著便利商店琳琅滿目的食物飲料都差不多只是香港的一半價錢,捷運一樣乾淨明亮,車費最貴也不過五六十元台幣。光是這價格,就夠我想念起台灣。那怕其他什麼保養品奢侈品比台灣便宜,都比不上民生物資的昂貴。

書也是。我看了一下香港的書價,一百元算是文字書的平均價格,其實頗高。我在去了誠品和商務印書館,莫說誠品是以台版書為主,商務印書館一入眼簾的商業書專區,也全都是台版書。香港的台版書大概都貴上兩成,對我來說當然很不划算,大陸書更不用說,我根本在網路買就行。雜誌倒是便宜,不過沒看到什麼值得買的,而且居然沒看到《號外》,大概是我沒很注意吧。

為了避開可能會出現的返流人潮,我很早就搭車返回深圳。人到了換乘的東鐵線,就可以感覺到乘客的氣氛毫不一樣,多了很多帶小孩的女子,以及拉著一堆貨物的人,講出來的話不再是粵語,而且嘈雜不已。我對此感觸很深,包括我買東西的時候,我只要開口沒兩句,所有店員就會自動轉成國語跟我講話,在大型商場尤其如此,誠品的店員甚至有台灣口音。可見中國人的影響已經深入香港肌理,若香港人不滿,對此有反彈,實在也是情理之中。

上次匆匆一瞥,只到尖沙嘴,這次也是蜻蜓點水,只在銅鑼灣站附近,去看附近幾間書店。說實在這都不是我真正想去的地方,我還是喜歡老社區,去看看廟、看看古蹟,當然之前去了藝術館,算是有了卻我一個心願。購物逛街,我實在不很在意,只是我不想在中國用像是被敲竹槓的價錢買東西,所以到香港購物,實非我初衷,到香港還去誠品,也頗有點犯傻。

Posted by jysnow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