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

我住所的網路,一直斷。

活在這裡,我的感覺是,我一直要煩心很多額外的事情,這裡的生活品質完全沒有辦法讓人過著「輕鬆」的生活。我要一直煩心一些無謂的事情,這個社會不斷在占我的 (或許也是所有人) 的便宜,為了要有類似台灣的生活品質,我要付出許多額外的金錢與時間才能達到。

為了要讓我可以上網,我花了五十元人民幣,只是為了到一間有無線網路的咖啡館上網,還不見得能上得了網。我其實有找到一間網吧,也就是台灣的網咖,但店員說我一定要有身分證明才能上網,我站在櫃台,難以置信,身為台灣人,我從來不知道上網需要查核身分。我身上沒有帶任何證件,連台灣的駕照都沒有,於是我只好悻悻然離開。

在中國連免費網路也是困難重重,國家電信公司提供的免費網路需要用電話號碼申請密碼,再用密碼開通網路,極端麻煩。光是弄個密碼,可能就花掉我十分鐘。我太知道背後的理由,所以厭惡至極。可是我躲不開,因為我需要網路,若要免費,只能任人魚肉。

申請固定IP的寬頻應該就沒有問題吧?大錯特錯。我搞不懂他們的寬頻模式,因此耗了快兩週。好不容易我覺得終於可以用了,但網路極不穩定,時常連不上去。而且不要忘了,在這裡,網路是不自由的,我極端依賴的臉書和放文章的部落格,在這裡是連不上去的。所以我只好花了一百多元人民幣買代理伺服器的服務。在台灣理所當然的事情,到了中國,得要額外付費才能解決。

所以我強烈懷疑,正是因為我用了代理伺服器,所以我的網路特別難用。以中國政府對網路控制之嚴密,我完全可以假設我的網路在他們的監控之下,而且時時干擾。

僅網路一件事情,就要花上如此多額外的心思,其他的事情,雖然不像網路這麼麻煩,也不見得好過。比如銀行,我之前就抱怨過,不僅銀行的行員非常的不專業,而且中國的銀行不停在收費,而且費用極高。在中國開戶,就得先繳交開戶的費用,高達35元人民幣,還要扣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手續費,我錢都還沒存,就已經被他們拿走了快五十元。他們跟台灣不同,只要一核卡,什麼功能都給你了,你在簽一大堆文件的中間,就不知不覺答應他們一大堆奇怪的條件。我有時會看到奇怪的扣款訊息,什麼年費十元、手續費兩元的,看似不多,對銀行來說卻是很驚人的收入。而最讓我驚駭的是提款所收的手續費,以農業銀行為例,若在外行提款,手續費竟高達款項的5%,也就是說,當我提領最低額度100元人民幣,他們就從我的存款中拿走5元。但即便同樣是農業銀行,只要離開開戶的省份,同行提款一樣要扣手續費,他們的規定是金額的百分之一,看起來像是比較少了,但跟台灣相比還是高得嚇人。我曾在上海提領1300元,就扣了13元,這已經是一頓正餐的價錢。

而在中國的公共場合,不知怎麼,總會有很多看起來無所事事的保安,這也是在台灣難得一見的。這些保安也許不會怎樣,但他們突兀地站在那裡,對我就是干擾,就像是一再一再地告訴我,這裡是個警察國家,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上海北京的地鐵入口處有安檢也很擾人,彷彿去搭一次地鐵,就被公權力強姦一次。深圳比較好,沒有這種狀態,但我也看過一次,他們用一堆分隔線圍起來,一堆警察嚴陣以待,還有警犬站在一旁。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沒有任何的告示與說明。這個國家面對人民,永遠高高在上,不屑也不願與人民說清楚。

相較之下,他們的說明語言非常噁心,永遠都是「溫馨提示」,但「溫馨提示」底下都是訓誡的話語。我在深圳地鐵站的排隊線上看到他們的提示語:我排隊,我文明;我禮讓,我快樂。前面一句還算合理,後面一句完全不知所云˙。這種跟現實狀態完全背離的宣傳口號,四處充斥。又比如,我從北京到深圳的大眾交通工具都會聽到類似的廣播「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請讓座給有需要的民眾」,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強調「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彷彿不這麼說,中國人就不會讓座似的。這種空泛的話卻一直不斷重複,從南到北,我甚至懷疑,這根本是種洗腦,重點不在讓座,而是不停在灌輸「中華民族有傳統美德」這個經不起推敲的說法。

走筆至此,我才有點感悟。我前面的文章說,中國人都像是活在兒童時期沒有長大,可能跟這個有關。中國政府就像是個權威的家長,什麼事情都以命令的方式,要求人民做東做西。人民不讓座,就一直廣播要讓座;人民不排隊,就一直廣播要排隊。對成年人而言,這些都是基本的生活規範,但中國人沒有,政府也樂於像教小孩子一樣不停不停的廣播,於是中國人就一直停留在小孩子的狀態,總有個面貌模糊的「家長」在後面鞭策,打一下才動一下。而中國政府,似乎很樂於讓人民處在這種狀態,因為一旦人民真正成長了,就會像台灣一樣,開始爭取自己的權利,跟政府抗爭。有權力,才有義務,才能生出成熟自制的公民社會。中國政府不想讓人民走到這一步,所以就任憑他們停留在兒童的狀態。兒童的狀態,不僅是身體上的隨便,更是心態上的盲目。就像只知道服從父母的小孩一樣,中國人民一直處在順從政府的狀態,自然不可能養出獨立的人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若要宿命論一點,這件事情,從1949年中國人選擇了共產黨之後,就已經決定了。許多有成熟人格的人,要不是被體制打壓退化,要不然就是從中犧牲。其實《驚艷台灣》一書中也提到這點,我覺得甚為難得,可惜他提雖提了,仍是有許多「盡在不言中」。這些不能言者,自是中國人最大的罩門。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