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馬家的事情成為台灣的新聞重心,我一度想要寫一篇文章,但後來我警覺到,這可能是調虎離山之計,讓我們只關心第一家庭的八卦,忘記核電爭議。這方法非常奏效,一瞬間主流媒體就忘了核電,之前的遊行恍如上世紀的歷史。但大家關注馬唯中的婚事也有風險,總統子女的婚事固然只是花邊新聞,但若牽扯到裙帶關係和官商勾結,又是另一回事。果然當媒體挖出蔡先生的家底之後,即便記者都已經殺到香港堵到本尊,這新聞仍迅速地退燒,不讓輿論開始往「第一家庭與經濟權貴聯姻」聯想。

主流媒體不再報導核能,網路上仍會零星出現與核能爭議有關的文章,但昨天潘建志在自家部落格寫了一篇「擁核人士的謊言能信,賽都可以吃,而且,尿還能拿來發電!」──我最擔心的事情成真了,核能爭議開始變成人身攻擊與謾罵,屎尿都出來了。一旦這種語言出現,我們就無法就事論事,核能爭議再度淪落成黨派之爭,只剩下無窮盡的口水與潑糞。

而陳文茜在蘋果日報寫的「這實在是一件瘋狂的事」,我雖然對這種論調很不喜歡,但這篇文章卻讓我開始思考一件事情:反核的終極目的是什麼?我在看反核與擁核的言論時,我注意到,兩邊之所以無法對話,是因為兩邊所在意的點完全不一樣。反核的人不斷在質疑核能發電的安全,而擁核則不停在談論缺電所帶來的問題。所以擁核的人不去談輻射外洩的危機、核廢料處理的困境,而反核的人也不去談論無核之後的能源政策。在我看來,兩造在同一議題上各自爭執,毫無交集,其實追根究柢,其關鍵處並不見得真的是對核能的態度,而是對台灣未來的想像。

我反對核能,並不僅僅只是反對核能發電而已,我也反對增加能源消耗來促進經濟發展。台灣不僅不能再發展核電,更不應該再繼續擴大能源的消耗。台灣的經濟如果奠基在極端耗能的產業上,我們就應該要更弦易轍,讓台灣脫離高耗能的產業結構,並且逐漸建立起可以自給自足的經濟模式。所以不僅僅只是不用核能,我們甚至不應該再擴大能源消耗,最好可以愈來愈少,讓台灣人可以不用倚賴大量的進口能源,使台灣可以愈來愈往永續的道路前進。

我不認為這是天方夜譚,若在台灣顯得窒礙難行,我相信既得利益者的阻撓遠比技術上的問題更為關鍵。其實若單就政治折衝來看待核能,或許也可以看成是台灣受制於美國不得不然的政治交易。核四蓋不起來,表面上看是台電沒有能力蓋,實則我相信美國也沒有能力蓋,畢竟他們也幾十年沒有蓋過核電廠了,但這不代表台灣可以免於美國強迫外銷的要求。若從這種角度來看,當年陳水扁為何先停建後復建,似乎就能夠解釋,而馬英九更不可能去犯美國的大不諱。

也因此,就反核議題上,擔心核能發電的安全與後續的處理問題是一項,減少能源的消耗是一項,但最終極的目的,應該是應該是徹底改變台灣的經濟體質,可以讓台灣成為一個不需要盲目追求經濟成長,也能使大家安居樂業的環境。我們被「經濟成長」的緊箍咒綁得太緊,但這種不斷消耗能源的經濟成長實際上危害甚深。上個世紀歐洲已經身受其苦,如今中國亦深陷泥淖。反核確實只是個起點,透過反核,我們真正要反思的,是我們要塑造出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