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脫離尼特族的身分,真正踏入社會,而且還是自己一直想進去的地方。想我自在學校以來,但凡打工等賺錢的時候,碰到的人都很不錯,算是厚蒙天眷,對此我一直感恩在心。只是日前返鄉掃墓,叔伯問及薪資,大歎「碩士畢業怎麼只賺這一點錢」,讓我羞慚不已。的確若照老一輩的思維,我念書到二十好幾,總該有份體面的工作和優渥的報酬,卻怎麼只得這種一般上班族的薪水,彷彿我的求學過程毫無意義。雖然我有成篇大道理來反駁,但終究逃不開這個事實,我也一時語塞,只能陪笑。在家族「光宗耀祖」的傳統思維底下,無論什麼大道理,也掩蓋不了那種失敗的氛圍。

父親大概不甘如此,死活要我考公務員。可能在他眼中,當公務員就是當官,所謂學優則仕,做學問這事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總要位極人臣才是正途,至少也要有「官俸」,拿國家作靠山,圖個吃穿不愁。又或者父親見我只知讀書,不知人情世故,想若不把我推入公門,大概就會餓死,是另一種「我為你好」而實際上在唱衰自家小孩,不相信他有其他可能的思維。

或許真是如此,我容或有夢想,也只剩下被阻擋的忿忿不平。我有時會想到父母誆我的話,說什麼考上高中還大學,想畫什麼隨便你,想做什麼都可以,然後上了高中,上了大學,發現事情才沒有這麼簡單,什麼都有「理想型」,我們不過是勉強自己擠入那個理想而已。畫畫這檔事,就這樣從我的最愛裡活活剔除。我還有什麼夢?就像草苺圖騰所說的,怨天怨地,只是例行的發洩,夢想的具體內容,其實不曾存在。夢想對成人而言真是太奢侈的東西,不是夢想太遠,而是實現夢想的衝勁,往往非常薄弱,薄弱到比不上明天要煮的午餐菜色。

又,最近頗感言語乏味,大概是平日早起要耗費力氣太多了,腦筋時常一片空白之故。沒讀書也是原因之一。雖說這工作不乏有看書的機會,多是查閱工具書耳,沒有真正在認真研讀什麼。最近看了林夕的《我所愛的香港》,很想專程為文,又覺得沒有專程為文的價值。我倒是醒覺,很多人把林夕捧到一個宛如詞壇祭酒的高位,但迷離的歌詞離不開現實的算計,他也得跟一般香港人一樣關心房價、股價,甚至煞有其事評點港台兩地的政治。書中就是一個不離盤算,銳意營生的香港人。臺灣人跟香港人比起來,總多了一點不切實際的特質,看到一個製造文字幻象的人竟活的這樣「真實」,我大概也只能摸摸鼻子,讓自己「真實」一點。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amnado
  • 賣花人家的鬼屋花子,懇切的對我說過,現實才是真理。
    這種話當然是對一個「沒認清楚現實的人」說的啊,那個人就是我。
    我都這麼....老了,說到底還是一個不肯認清現實的人。

    沒認清和不肯認清是兩種狀態。

    你是哪一種?
  • 其實我也不知道。

    jysnow 於 2011/04/17 23: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