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選戰的投票時間已經不到兩個月,但除了政治口水的新聞外,一般人民反應似乎並不熱絡。之前在Youtube看到蘇貞昌的競選廣告,居然還是初次見到,這可能因為我家開電視的時間只有八點到十一點這段連續劇高峰期,中間的廣告還被蓋台的關係。

雖說我也住在五都的其中一都,但這選舉對我而言實在遙遠。而且台中一向平靜,雖然前幾天民進黨的候選人才到台中聯合站台,但我對爵士音樂節的興趣還比較多一點,當然兩邊的距離也有關係。我對台中都已經如此漠不關心了,對於遙遠的台北市選舉,更沒有關心的必要。但新聞會播,網路會刊,就是不聞不問,也有瞄到的時候。

由於花博開幕在即,加上之前吵吵嚷嚷的價錢問題,使得蘇貞昌也對花博提出批評。本來批評無可厚非,我也確實覺得花博很有非議之處(連台北雙年展也有一個針對花博的「作品」),但我看了陳文茜的文章,才知道這位現在要競選台北市長的蘇先生,在他當行政院長的任內,對台北市政府對於花博提出的經費申請一律打回票,終民進黨執政的時程,中央對台北花博的挹注費用是零。

我以為把台北稱為「台北國」或「天龍國」是一種謔稱,豈知民進黨政權是動真格的在看待。他們真的把台北當成「非我族類」,辦聽奧、辦花博,都與民進黨無關,好像台北是不知道誰的租借地一樣,不聞不問,不理不睬。又或者是像陳文茜所云,民進黨政府要不「家天下」,要不「黨天下」,是民進黨執政的才有補助,不是的就一律打回票吃自己。我心底直打哆嗦,我們十幾年的民主運動,好不容易讓國民黨有點正常的政黨外貌,沒想到卻養出另一個心中懷抱黨國思維的利益集團,黨凌駕國,更不要說凌駕體制或人民。

說起來我很佩服蘇貞昌的團隊,他們的宣傳包裝非常討喜,完全是台北人喜歡的小資產階級調調。輕盈的音樂、明亮的顏色,還有一堆設計得宜的周邊商品,彷彿是從蘑菇那種風格小店走出來一樣,再配上一個很好的口號「台北超越台北」,無懈可擊。

但看看眼前,檢視過往,我反而覺得這個候選人裡外不一,他的宣傳像是巨大的諷刺。蘇貞昌不停在自己的宣傳內容提到自己曾任台北縣長的政績,但對他在行政院長任內不了了之的「大投資大溫暖」計畫隻字不提。也許以他任閣揆的短命時間,無法好好擘劃他的建設藍圖,但很顯然,他的藍圖並不包含台北的花博跟聽障奧運。如果他當時有撥款給台北市府,如今應該會很驕傲的稱台北花博他也有一半功勞,但他現在只是跟隨著民進黨議員的腳步,批評花博浪費錢,而不是設法從既有的現狀中,提供改進這座城市的可能。

雖然我討厭民進黨,但作為在他們族群光譜裡絕對政治正確的一方,我並不是因為意識形態相左而討厭,而是討厭他們根本就失去了作為一個「人」的厚道與理智。任憑學養再怎麼豐富、專業再怎麼拔群,一旦碰上意識型態,立刻沒有標準是非,只有黨同伐異。最近在看《中國人史綱》宋朝的部分,講到新舊黨爭,同樣都是受儒家思想教化、科舉出身的士大夫,只因為在一些細節上略有歧異,就立刻畫分黨派,相互攻訐,說自己是君子,稱對方為小人。這種行徑,我天天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好像封建社會從來不曾遠離,我們永遠不能迴避的宿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撒旦
  • 這就是我罵到不想罵的部份了。
  • 我也罵得頗沒勁

    jysnow 於 2010/10/20 08:03 回覆

  • 悄悄話
  • 股哥(Good-go)
  • 請不要放棄勇於說出真相!只有讓更多搞不清楚狀況的人看清DPP的真相 台灣才有救
    我也相當討厭KMT 但因為看清DPP的惡質甚至不下於KMT 手中的票 更無法投給DPP
    除非DPP更加攤開來讓人民看清他們的嘴臉 否則台灣永遠擺脫不了兩黨惡鬥的輪迴 一如宋代黨禍 只是換了時空舊瓶新裝的戲碼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