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8 Mon 2008 02:18
  • 不野


也許我們實在沒有必要討論國內政治,相較於此,圍繞在我們四周的環境問題、經濟問題,甚至是恐怖主義的問題,都更為重要,甚至更加迫切。但既然只是小小部落格的囈語,也不妨多這一篇。

「野草莓」在十二月七日遊行,結束一個月以來對「傲慢暴力的政府」提出訴求的靜坐活動。我一直沒有對這件事情發表意見,一方面是他們提起訴求的源頭,也就是陳雲林來的時候的過程,我都在日本,沒有第一手掌握,事後我也不想去看電視轉播的畫面。另一方面,他們佔的版面實在太微不足道了,現在要不就是特偵組又約談了誰收押了誰,要不就是消費券,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在關心他們,更不要說是他們的訴求,既是如此,何必費口舌去討論他們呢?

我不想討論他們的訴求,因為這是一個假訴求。如果崇尚人權的民進黨八年之間沒有試圖去改變集遊法的內容或是直接廢除,那些人又怎麼能要求在他們眼中並不崇尚人權的國民黨政府去改變?若國民黨真的做了,是不是反而證明國民黨是比民進黨更民主、開放、富人權觀的政黨呢?

他們稱自己「野」,事實卻一點也不野。在中正紀念堂牌樓底下靜坐的活動,像是園遊會撤不乾淨的攤位,疏疏落落,遠遠看著,倒還真挺符合時下輿論對所謂「草莓族」的某些觀點:懶懶散散、不求上進。

可能我離時事很遙遠,不曉得他們在台灣媒體的曝光度。但討論他們之無意義,正如同我寫此文不知何謂一樣,所有的洋洋灑灑,只是囈語。我更希望討論被拆掉的樂生,但我談不了,因為是到如今,樂生療養院已經不是什麼古蹟或病患權利(說到他們,這些漢生病患的人權,難道不比「野草莓」所爭取的來得重要?他們比起任何一位大學生,都更是貨真價實的受害者)與捷運局之間的拉扯,我看到一個更為龐大、盤根錯節、不可動搖的政商關係,地緣政治與土地利益的糾結之下浮出的一角冰山,除非執政黨或某幾個有能力的人成為不停增多的二氧化碳,否則台灣底下龐大的冰山不可能有消融的一天。這種事情,我是沒有能力討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71
  • 也許沒有能力,或短時間不會改變。
    但是;參與、關心、討論,就是一種改變的可能。
    我也很想說說野草莓,樂生。但同樣缺乏直接的參與,缺乏相關知識與動力。
    只好保持關心,保持沉默。有機會才搖旗吶喊下,比如說上課時介紹下相干的背景。
  • ben
  • 當你說[這種事情,我是沒有能力討論的。],是不是你就已經放棄你的能力.
  • 既然沒有能力,何來放棄之謂

    jysnow 於 2008/12/08 1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