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日,感觸甚多。

為了準備口頭報告,我看了一些五四運動的論文。對於五四運動,我一直模模糊糊知道這是一個由學生發起的運動,並且影響後世深遠。但待我仔細閱讀史料,才發現當時在那段時間所發生的諸多事情,和今日台灣面臨的倒扁行動,在氣氛上頗為雷同。參與者不是為了某種自私的利益走上街頭,而是長期鬱積的怒氣,在缺乏有效管道抒發的狀況下,在最後一根稻草掉下來之後,用最直接的方式發洩出來。

五四運動的學子如此,走上街頭倒扁的人群又何嘗不是如此?

在台灣、在中國,好幾代人所追求的自由民主,直到今日,還是有人不能理解。說要「護台灣」的挺扁人士,跑去砸爛紅色的車子;享受改革成果的時尚男女,將天安門事件視作「必要之惡」。一個傳授「吾一日三省吾身」的文化,何以在政治上,一直陷在執迷不悟、民智未開的狀態?知識菁英和一般民眾的對話隔閡,難道自五四運動以來,一直沒有什麼進展嗎?

看完五四運動,我的心情實在低落。台灣目前的狀況,似乎不比五四時期來得進步多少,不要忘了當時的中國已經具有民主形式,有一個軍閥頭子總統,還有一個親日議會,最大的差異,大概就是選舉方式罷。但由人民選出來的行政首長和民意代表,真的有比較好嗎?選舉究竟是保障了人民,還是保障了當選人的任期呢?台灣似乎正是一個絕佳的壞模範:人民以為他們選出一個有理想、具前瞻性的領導人,卻想不到之前種種,只是他披覆的羊皮──然而這種論述有一個盲點,這其中並不包括某些極為死忠的支持人,想方設法替種種不幸尋找其他替代的藉口,仍堅持他們心目中那個理想的形象。這不啻給極權中國一個非常好的理由:與其去依賴無知民眾「神聖的一票」去選出一個糟糕的領導人,不如讓少數菁英制訂有利國家長遠發展的計畫。數十年的政治發展,竟只證明一件事:華人從不想啟迪民智,只想要便宜行事。台灣如此,大陸如此,我想新加坡也如此。

李登輝對於自己可以將台灣和平走向民主、和平轉移政權頗為得意,但這所謂的成就,到如今卻更像是一種詛咒。台灣人不知民主自由的可貴,必定也會輕易將其拋棄。我一個支持泛綠的表哥說:「馬英九怎麼能同意讓他們集會,他應該要把他們通通抓起來。」多恐怖的言論,我好像一下子掉到一百多年前的滿清,又彷彿自己已經身處「台灣特別行政區」。什麼是自由?我們究竟真正知道自由的真諦嗎?台灣人民有真的嘗過「不自由」的苦楚嗎?以我們家為例,我父親及母親兩邊的家族,既沒有二二八事件受害者,也沒有感覺過白色恐怖的懼怕。他們不明就裡就擁有選舉權,不知道為什麼某一年的報紙頁數開始增多,莫名奇妙就享受到自由與民主。然而,沒有選舉、沒有多元自由的媒體、沒有隨意講話的權利,家族裡那些長輩真的會覺得自己的權利受到剝奪嗎?上街集會遊行,會不會更像是廟會作醮、媽祖遶境那樣,只是想著要充場面比氣勢,不管這場集會究竟有什麼意義?

我們把服膺當權人物的一言一行當成民主,把歧視的字眼掛在口中當作自由。這樣的「民主自由」,就是「台灣人」所希冀?只要一日灌迷湯的人當權,不斷輸給民族的幻想,這樣就夠了嗎?那我們何必要一個民主政體,照搬德國納粹的統治手段,把所謂的外省人當猶太人處置,豈不是更遂了什麼「正港台灣人」的心願?

拿著五四叨念絮絮,實在非常不政治正確。台灣人又很擅長忘卻歷史,這種從歷史而來的慨歎,恐怕也沒幾個人會領情罷。又恐怕──唉,真不想這樣想──沒幾個人知道五四了罷。

C-マンショ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akol
  • 哎~
  • 小公主
  • 啃<br />
    他們什麼道理都講不出來<br />
    只知道打族群分化牌<br />
    很....機車(我是在你這邊不好意思說髒話,其實我是想說髒話啦)
  • jysnow
  • TO takol<br />
    你是哎五四還是哎阿扁?<br />
    <br />
    TO 小公主<br />
    你就講出來吧,憋在心裡會內傷XD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