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日,年度大事,緊鑼密鼓。

之前跟父親通過電話,知道他要從台中上來一起圍城,計畫便悄悄開始進行。

是日我原先整天有課,本想待下課就直接過去,但下午居然停課,多出來的時間讓我偷了個空,可以稍事「佈局」。當然,這一切均是隱瞞我所借住處所之親戚。

對自己親人遮掩至此,實在相當感傷,好似我要準備殺人放火,其實只不過是參與一場遊行。此次遊行,港陸許多人稱是華人民主典範,我如斯行徑,卻恰恰暴露出華人民主之罩門──家族的束縛。在台灣這種傳統家庭觀念仍很濃厚的社會,某些形而上的人身自由是被無形剝奪的,這在傳統本省人家庭裡展現得尤其明顯。只是政治這種事情,素最為中國人所輕忽,之所以會造成某種程度的箝制,終歸還是導因於嚴重的政黨取向分裂,其他皆可撇去不論。

在我們家,父執輩之間的感情容或不致因政治分裂而破裂,但長幼輩我就不敢涉險。隱瞞被拆穿固險,直陳又何嘗不險呢。我寧願鋪陳謊言,也不想突增波瀾,畢竟我不過就是一寄居之人。

我稱要至同學賃所過夜,沒有交代中間節目,嚴格而論只是隱瞞(謎之音:全是自我安慰之詞)。隨即收拾簡單行李,到新公園與父母會合。

待見面後,一行三人便步至凱達格蘭大道處。彼時不過五點,台大醫院四周已經圍滿人潮。至凱道廣場,人群塞滿,前行困難。司令台已廣播圍城要提前開始,學生、原住民、宗教人士先至前頭開鋒。不多時,天驟黑,雨勢一陣一陣,廣場仍多群眾,然主持人稱前面壅塞嚴重,載施等車隊遲遲不能往前,要群眾稍候。這一稍候,即近一小時。中間等待時刻,台上不停唱歌穩定情緒,其中不乏改編成倒扁的歌詞,上面唱得嘶竭,下面也努力施予掌聲,應和甚雄。

遊行之初,無甚特殊之事,沿途倒扁聲不斷,此起彼落,有時喊「阿扁下台」,有時喊「吳淑珍關起來」,也有其他小小變化者,像「阿扁啊阿扁,下台啊下台」,「陳水扁關起來」亦有,總之欲洩怒氣,下台、關起來都是必喊之詞。沿途經過辦公大樓,看到樓上有人穿著紅衣,伸出倒扁姿勢,都引來遊行群眾一陣歡呼。行至七時許,經重慶南路附近,父母已感疲累,便至附近店家吃飯歇息。凡遊行兩旁店家,只要賣吃食者,幾乎都坐滿紅衣民眾。我在此時,忽地感覺這場遊行氣質特殊。父母和我在依卡咖啡點餐休憩,我則發現四周紅衣民眾雖坐滿館內,幾乎沒有人扯著嗓門講話,也沒有四處亂丟的布條紙屑,有些年輕女性只點一杯咖啡,或加塊蛋糕,在位子上有說有笑,彷彿是尋常上班族來喝下午茶。隔壁港式飲茶餐廳,看起來索價不貲,裡面也坐了不少中年男女,在那裡好以整暇飲茶吃點心。尋常我對遊行的印象,也許就是分分便當,當街吃將起來,甚至吃完還隨便亂丟。遊行還去喝咖啡飲茶,這麼中產階級的調調,還真是出我意料之外。

其實就我所見,終遊行之途,路上都沒有推擠暴動之事。有好幾段要轉彎的時候,隊伍一度停了下來,遊行群眾也就自然跟著停止,絕無後面人奮力推擠叫囂。僅在經過玉山官邸時,隊伍變得特別鼓譟,「下台」之聲轟隆震耳。此時有數人拿著出殯引魂的幡旗,用閩南語喊「欲死就死初一十五,出山就要有風有雨」、「陳水扁有貪污嘸」,遊行群眾則熱烈喊著「有喔」,就是要把陳水扁這「亡魂」從玉山官邸牽走。有厭惡倒扁者,覺得參與民眾不是缺乏理性,就是被媒體鼓動。我相信人群之中不乏此種理由來參加倒扁的,但以我為例,倒扁與其說是一時衝動,更是長久的怨氣得以發洩之所。挺扁份子稱他們看施明德倒扁已經吞忍很久,對我等倒扁之人,又何嘗不是吞忍很久呢?

或有政黨選舉算計者不支持倒扁,覺得讓扁爛到底,國民黨重拾政權才有希望。但我倒扁絕非因為國民黨,更無涉政治算計。扁若下台,呂即繼任,至二○○八以前還是民進黨天下,挺扁人士直把扁當民進黨,以為扁一下臺,民進黨即告消失,這種神話後的人物崇拜,最為可怕。直如蔣氏之於國民黨,毛氏之於共產黨,此刻民進黨,不過鞏固陳水扁勢力之附庸而已。我亦不甘身為民主自由國家之公民,參政的權利僅得一小小的選舉權。台灣民主演變至今,選舉變成政客挾民意正當性在那裡胡作非為的工具,「選賢與能」的美好理想不復存在。朝野政客接用意識形態、用口號、用個人魅力來贏取選票,選舉變成奢侈的灌迷湯大會。若台灣真是「以民為主」,為何不能出現民眾集結讓領導人下台的機制,讓政客可以真切感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這事不只做給執政黨人看,更是給所有欲想攫取執政權的所有政客一個警惕。

有人斥責集會遊行之混亂,或危言聳聽、或出手傷人,總認為這是「亂源」。其實看世界所有示威集會遊行,這種現象見怪不怪,鄰近韓國示威最為激動,屢屢有衝突流血,但韓國的民主化程度遠台灣為甚,何亂之有?九一六挺扁集合拆掉兩家電視台的轉播檯,他們的錯是侵害新聞自由和人身自由,而非拆台叫囂。高雄挺扁倒扁互起衝突,我也認為這是可預見的正常狀態。只是為一個不認識的人互相鬥毆,還不如為台灣是否要獨立而毆,應當更有意義(嗣後媒體揭露,兩方人馬其實是藍綠兩邊的失意政客為求知名度刻意引發的行為,不過就是連累民眾的鬧劇)。臺灣人錯誤理解民主的意義,更不願去負擔民主國家該付出的代價,以為民主就是穩定,就是耍耍嘴皮子的文人習氣。實在若要長久穩定,要不時有「諫文」,則我們理應活在君主專制的國家,而不是民主自由的制度下。

此次遊行我沒走完。走到南海學園一帶時,便已經晚上十時許,父母便說要乘車回台中了。之後的車站集結狀況,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我參與的過程是平和的,是非常自制的。行徑當中不乏有青年學子,有看似事業有成的青壯年人,還有身體有殘疾的,一起齊喊倒扁。參與倒扁如我父母者,對於倒扁遊行是不是真有成效,其實非常保留。然而他們仍不辭辛苦,瞞著自己的至親,也要參與圍城,不過就是一吐積怨罷了。無論是倒扁還是挺扁的聚會遊行,就像是台灣的民主正在受傷發炎,至於傷口裡的那截毒刺要何時拔出,就要看檯面政治人物的智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謝倫霍斯特
  • 真的辛苦了..<br />
    <br />
    閩南人的家庭要有勇氣出來倒扁..算是很難得.<br />
    <br />
    像我媽就要告訴我爸: 去了你就不要回來吃飯..
  • jysnow
  • 我在路上<br />
    其實一直都有看到操流利閩南語的中年人<br />
    特別是婆婆媽媽<br />
    <br />
    其實也不是那麼難得
  • Takol
  • 你跟我一樣,都過了好幾天了,才終於整理出當天的心得和感想。
  • jysnow
  • 我要打這篇文章很不容易<br />
    得偷偷摸摸
  • marchbebe
  • 我感謝您的遷成讓我找到失散多年的蘑菇黃.....<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阿扁下台啦!!!
  • c-
  • 915我和我先生出發去台北前,就受到我公婆等人的*祝福*,呵呵<br />
    其實南部這樣閩南人的家庭反扁的很多啊~<br />
    <br />
    我們也走到一半時跑去咖啡店休息的一陣子,反正人群那麼長、隨時都可<br />
    再加入.. <br />
    <br />
    不過像杜生之這樣得偷偷摸摸地倒扁,真是辛苦你啦~~
  • 小公主
  • 問一下<br />
    為什麼死要死初一十五??<br />
  • jysnow
  • TO marchbebe<br />
    不敢當,失而復得(?)最好了(什麼跟什麼)<br />
    <br />
    TO c-<br />
    我還好<br />
    我舅公根本是被勒令不准北上倒扁<br />
    <br />
    TO 小公主<br />
    這只是圖押韻吧。<br />
    話說,915當天正是有風有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