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買不久的翠蘆莉上,看到「偷渡」來我家的小小粉介殼蟲。

種花種草有興趣的人,一定對粉介殼蟲不陌生。這個難纏的小生物有著驚人的生命力,可以在短短數週內把一株健康的植物弄到跡近死亡,還會蔓延到每一棵靠近病株的任何植物上,繼續牠無窮無盡的侵略。我曾經想盡辦法要除掉這個破壞我美麗花園的害蟲,不惜花錢買農藥來噴。只是粉介殼蟲練就一身功夫,即便農藥都快把植物毒死了,牠們仍勢力旺盛,難以抵擋。

喜歡種花的人,當學到了澆花換土施肥等基礎課程後,緊接而來的就是病蟲害的進階習題。我們雖然種花種樹的來「親近大自然」,但對於真正從大自然來的「客人」卻極不歡迎,像所謂的「雜草」與「害蟲」。從國外翻譯的園藝書籍詳盡地介紹了許多我們要防治的「害蟲」,蚜蟲、螞蟻、介殼蟲、蟎、蝸牛之類,連一般是作益蟲的蚯蚓也成為書中的拒絕往來戶。種花還真不容易,除了要照顧的不會動的,還得要解決會動的,簡直就是「人蟲大戰」。

人蟲大戰的下場往往是植物丟掉焚棄,敵「蟲」與我兩敗俱傷。有時是因為自己的心軟:比如看到正在狂吃自己心愛植物的毛毛蟲,心中雖然很想放他生路讓他苟活(因為想要看到蝴蝶),可是那一盆兩百元的盆栽眼看已經只剩下枝幹,不得已只好作出「人道處置」。不過台灣許多種花的人都對病蟲害一點概念也沒有,看到花草快要不行,還以為是自己沒有澆水,糊塗澆了半天,植物最後竟然爛根而死。有些女生只喜歡花花草草,看到上頭有任何蟲都只會尖叫著逃走(有時連螞蟻也不例外)。我也不喜歡蟲子,但我已經很努力與牠們面對面接觸,有些小如蚜蟲介殼蟲等,已經可以輕易地將他們捏死,看起來慘忍,但是為了自己的植物好,也只能使用這樣的手段了。

之前看公視一則報導,有對夫婦用極為天然的方式種農作物,不噴藥不施肥不除草,讓土地恢復原有的生機,農作物也長的旺盛,看的我十分欽佩。裡面先生講了一段他特殊的觀點,我覺得很有趣,他認為因為平常農人都將「雜草」拔光,讓「害蟲」沒食物可吃,才轉而吃農作物,所以他不除「雜草」,讓草與農作物共存。我看畫面中他所種的一些蔬菜,外觀只有少數囓咬的痕跡,其他也與一般蔬菜無異,這論點還真有些道理。我們為了讓農作物獲得最大的地利而拚命除草、灑除草劑,又為了防止「害蟲」吃掉農作物而噴灑大量的農藥,弄得人人吃進一堆毒,土地也因此枯竭,活生生自己找死。公視的報導帶給我深深的體悟,唯有和自然共存,才是長久發展的途徑。

回頭看自己種花種草的「成績」,好像同是個愚蠢的循環,美麗的蝴蝶只好委屈自己下蛋在嬌弱的園藝植物上,是「雜草」除盡後不得已的選擇,而我遂成為小小生態的破壞者,為了自己的私利,無情傷害台灣的環境。種花種草,竟成了罪過。

現在我家裡有一個長型花盆,裡頭種的植物都是自己長出來的「雜草」──日日春、假人蔘、小葉冷水草、葉下珠等間雜長在一起,倒也野趣盎然。而且像日日春、假人參的花有觀賞價值,不失為窗台上一抹美麗的景色,也洋溢著大自然的生機,更是我未來對環境貢獻心力的小小起步。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nyin
  • 呵<br />
    粉介殼蟲也是我的痛<br />
    用衛生紙捏了半天<br />
    隔幾天,又一大堆,生命力超強<br />
    養雜草讓"害蟲"吃,實在很難啊<br />
    都市的陽台就那麼一點點,能放盆栽的數量有<br />
    限<br />
    向上發展"懸掛"又怕擋住難得的室內光線<br />
    留空間給"雜草",那想看的花草要種在哪兒<br />
    呢?<br />
    難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