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比較不知道,常有目盲的專斷。我們大概被困久了,沒什麼見識,嚷嚷很厲害,卻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我也知道自己有此積弊,唯恐事態更加嚴重,很多事情,常常欲寫而止,怕自己流於單薄。

桃園停水一事,在新聞看到,感觸很深。這種不便不獨出於桃園,台中台北,我都碰過,不過十天無水可用,也委實難為了桃園鄉親。想起不久前敏督利風災,台中也落入無水可用的窘境,我常看到不知何許人在市府網站批判胡市長只會作秀,參加藝文活動云云,但他畢竟在一周內讓台中市恢復供水,哪怕當時水閘門遲遲拉不起來,至少台中市民沒有因此有太多不便。胡市長的頻頻動作雖然引人非議,卻也讓媒體開始重視供水的問題,停水一事,不再只是跑馬燈上匆匆一瞥的淡漠。

彼之停水,己感同苦。我可以忍受停電,停水卻難以忍受。人在台北時,總是想著法子逃開,台北市停了就跑到台北縣投靠親友;台中家裡停水,萬不得已到對鄰公園接地下水,飲水另買,湊合著也還是過。難以想像桃園民眾十天僅靠水車供水,是番什麼景象。尤其當水公司的員工日夜趕工,過勞身亡時,缺水的民眾想必更不好受。

水太混濁不能用,在台中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這次石門水庫幾成泥庫,水土保持應該還是最究柢的原因罷。新聞說桃園進水場沒增建沉澱池,省下經費卻苦了百姓。如果上游的集水區多點斤斧未入的原始林,少些胡亂開發的遊憩地,滾滾泥流會不會少一點,沉澱池的爭議會不會小一點?我終究不了解上游情形,泥漿也許真的是避免不了的颱風災害。現在有一強烈颱風在太平洋上來勢洶洶,桃園縣民噩夢未滅,難保不會再出現「我家門前變小河,後面土石流」的困境,還有未解的用水大患。

唯一稍可慶幸的,這次部分電視新聞總算對尸位素餐的高官達要發出重砲,不是一味附和政府粉飾太平。由此得窺這個佃農子弟的行政院長,如今也不過是個腦滿腸肥的迂官,拿桃園縣民八天的怒氣,逼死日夜不休的基層員工,慷死人之慨。台灣每逢天災,中央政府官員就像一群受到驚嚇的五歲小孩,毫無應變能力,等到出了人命才遽然驚醒,找人擔罪下臺。我不禁妄想,今年台灣三番兩次天災,是不是上天要藉此清掉政壇上的渣滓,果如此,未嘗不是一幸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